多情的女性海洋.jpg

文/郝譽翔(中正大學台文所教授)

台灣談論海洋文學已經有許多年了,然而談歸談,真正投入海洋寫作的人,卻仍舊是稀少得可憐,也導致研究者遠遠超過了創作的人,但可惜研究者偏又多是從來不沾一點海水的。這大概成了台灣特有的怪現象吧,分明是一座海島,但絕大多數的島民卻又怕水,更怕暈船,所以對於海洋,頂多是站在沙灘岸邊,望向大海抒發感懷罷了,而真正能夠跨越界線潛入深海的作家,除了夏曼‧藍波安和廖鴻基之外,簡直是屈指可數,而且見不到女性的身影。

大海距離台灣人遙遠,距離台灣的女人卻更遙遠,如今好不容易,我們終於讀到了《海田父女》,才總算一掃過去對於海洋文學的刻板印象,彷彿那是屬於男性的殺戮天地,孤獨的漂流監獄。但在《海田父女》中的大海卻不然,她有擬人化的細緻感性,也有溫柔婉約的凝視,作者薛好薰潛入了海洋,就從那光線折射入海飄忽不定的深處,以文字帶回來一般人所不能見到的、海的柔媚與多情。

或許因為我也熱愛潛水,所以讀起《海田父女》格外有感觸,它又再度喚起了我潛入海中之時,那份奇妙的感受,而那感受幾乎無可傳遞:我要怎麼跟沒有經歷過海洋洗禮,甚至恐懼海水的人,去述說她的美好與神祕呢?夏蟲不可語冰,那是一個地球上的內太空世界,我又要如何去述說那種失去了重力之後,隨海流漂浮而去的逍遙快樂?我甚至有些私心了,想把這種感受留給自己就好,然而薛好薰卻慷慨地,不厭其煩地用文字去傳達,那一個我原本以為無法言說的世界。

我在《海田父女》中讀到了她對於海的深情與眷戀,於是有了這些文字。她所記錄的某些地方,如東北角、西巴丹和峇里島等,我也曾經有幸造訪,而如印尼科摩多島等,則是我心嚮往之。她在我們眼前展開了一張潛水的全球地圖,而那些美麗的海底天堂,就地理位置而言,離台灣並不遙遠,但就心靈位置而言,卻又遙遠得宛如來自另外一個星系。但其實分隔彼此的,卻只有一條水平線,而只要大膽沉下去之後,海洋便是無疆域,無國界。

我喜歡這樣流動、包容而大器的海洋觀。

《海田父女》中不只寫海,寫魚,寫珊瑚礁,寫海底奇奇怪怪的各種生物,它也寫人,寫從事漁業的父親,寫潛水者之間的互動,甚至在海中觀察所獲得的感悟。這是一本難得以女性角度去貼近海洋的佳作,它消解了海洋兇暴而殘酷的一面,留給讀者的,卻是更多的溫情、幽默與體貼。

★原載於薛好薰新書《海田父女》推薦序

海田父女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