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獨立日

終日周旋在柴米油鹽,並於工作瑣事之間打卡的鄭麗卿(1961-),有著與許多人相同的職業婦女身分,不同的是,她將那些壓抑在眾人喉頭對生存掙扎的呼喊, 收束成文字光槍,以平穩而堅毅的頻率發射:「只要離開,就好。」

埋頭筆耕十年,才將在各大文學獎獲獎作品、散見報刊的文章,集結成第一本散文集,她坦白披 露為人母、人妻、人媳及吃人頭路的難處,照見了生活的責任與齟齬,例如〈最佳配角——胡蘿蔔〉,她驚覺自己不過是在人生的各種身分中權充配角,如同燉炒皆 宜可成不了主菜的胡蘿蔔;歲月漸逝,她不免於〈中年〉哀歎女人的青春如同打包的垃圾,一天一點地丟失;但在〈如此而已〉,她又為自己找了個小而寧靜的空間 做為生活喘息的過渡……字裡行間尋常上演的家庭、職場肥皂劇,如實呈現市井小民的迷惘與自問,或許沒有燦爛激昂的想望,仍能嗅出她試圖藉由寫作抵抗困乏日常。

★原刊載於2011.08.08自由副刊‧愛讀書

★鄭麗卿《只要離開,就好》

只要離開,就好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