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阿魯吧我一定是醉了,大口喝下的比利時啤酒,杯底冒出的氣泡暈眩著全是她的身影。我為她坐牢,為她綁架妓女,甚至把「身體」借給了她。而她只給了我一片記憶體,名字很殘酷,MaDe,叫做「愛」。 

給下一代的荒涼預言!

我們的真實人生,也許只是別人電腦裡的一段虛擬劇情。

 從神話到卡拉ok,從電影到電動陽具,我們一直在模擬真實,一直在向世界提取信息,難道為的只是到頭來讓自己也成為信息?

 賀景濱,這三個字,在文壇等同「博學的鬼才」。

從1990年,豔驚四座,拿下時報文學獎小說首獎的〈速度的故事〉,至今作品不多,卻篇篇都像投在我們心裡的小炸彈。他像個「文學駭客」一般,一再的處決小說,破解、改寫我們心中對小說的定義。

 能以如此輕巧的敘事,處處機鋒哲思、妙喻不斷,更難得的是,賀景濱狂歡般的文字,充滿了高度娛樂性(讀者因而能拾回久久不再的閱讀樂趣),且還能在其中承載或鑲嵌再沉重不過的生命課題,賀景濱是第一人。

如同《去年在阿魯吧》,藉由虛擬酒吧裡不斷飲酒說笑調情的男子,卻投入一場以死生契闊的愛情為譬喻。當小說闔上,你的笑意滿臉,但心裡卻沒來由的開了個大窟窿,冷風像飆高時速的大卡車,狠狠將你穿過。

景濱, 是來瓦解這個世界的,但我們偏偏也讀到他想捍衛的!

至今,他只出手兩次,每次都颳起龍捲風,
我們被狠狠颳得衣不蔽體,也將靈魂徹底update!
比科幻更真實,比現實更夢幻!

作者簡介:
賀景濱,他知道,作為一個徹底的懷疑論者,不僅很虛無,而且無法存活。於是他試著抓住演化論,像在大海裡抓住浮木,企圖從中找到存在的基石。現在,他試著依信息理論質問:「我們這個世界真的存在嗎?」那個既冰冷又激情、既絕望又充滿希望、既矛盾又包容的信息理論。
賀景濱,著有《速度的故事》、《去年在阿魯吧》。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