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宥勳(小說家)

數年之前,賀景濱便以〈去年在阿魯吧〉獲林榮三文學獎,其嬉謔銳利的語言風格,與在小說形式、內容上的爆炸般的想像力,使得它成為該年最具有話題性的一篇小說。

數年之後,賀景濱的同名長篇問世,那令人興奮:「原來小說可以這樣寫!」的短篇就是第一章。對於已有期待的讀者來說,面對這本新書不免忐忑:「寫成長篇之後,小說還會維持同樣精采的密度嗎?」事實證明,在小說技藝升空起飛——或者用書中的說法:「從三維跑到四維、五維……。」——之後,讀者只需要盡情仰頭鼓掌即可。習慣了三維小說的我們,就眼看他擺佈形上學、進化論、信息論,出入於諸多經典掌故,但好奇怪地又同時能讓小說輕盈放肆,有絕佳的故事感。

小說以男女主角LMA和ROM在虛擬城市巴比倫逃避虛擬警察的追捕為主線,對後《駭客任務》時代的讀者來說,並不算太新的情節。但小說不斷探問人與世界存在的本質,用一種極新的科幻題材思考極古典的哲學,以此延伸出令人一邊大笑、一邊深思的橋段:例如記憶的保存與再製、身體與性格的關係、虛擬城市的社會學或犯罪學……小說裡那位思索哲學便如做愛的敘事者,或許就是這篇小說:在最硬的問題上,讓人讀得全身癱軟。

★原刊載於2011.10月號聯合文學雜誌

★看更多賀景濱的作品《去年在阿魯吧》

去年在阿魯吧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