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難纏的序

文‧photo/我的貓

自從上個月,一篇糾葛多日的推薦序催稿失敗後,惡運開始纏身,幾本書的書稿,都染上停滯不前的毛病。
以前,作者寫稿來,我又是欣喜,卻又只能充滿歉意地回信:「不好意思,這幾日瘋狂的忙碌中,所以請給我幾天的時間看稿,好嗎?」到現在,我看著空白、乾淨的信箱,一整個發呆。
怎麼了?難纏的序只是萬分之一的個案,大家可別被影響感染啊。
不行不行,我還是得催促作者趕快寫稿。
可是,怎麼這麼難?為什麼催稿的信,寫起來就像跟欠你錢的人要錢一樣難啊?
為什麼,我從一早進辦公室,打開word,到中午同事吆喝吃飯時,竟只在電腦上打出一行字?「XX,這陣子你好嗎?請記得幫我們寫稿喔!」然後心裡疲累得像是扛著60歲的身軀,半爬著跑完3000公尺。
這麼虛弱的催稿信,若我是作者,也可能「看看就好」,轉身扔到垃圾桶。
合約簽了,出版日期也訂了,我大可以義正嚴辭、說話大聲的,但,我親愛的作者們,我就是硬不起來。

滑鼠一滑,我把那薄弱的一行字刪掉。

我開始回想,上回與這位作者碰面時,我們聊了些什麼,他最感興趣、在他唇邊展現最多笑容的話題是什麼?他有透露出他最喜歡什麼?最在乎什麼嗎?
不是要催稿嗎?怎麼把自己弄得好像做了一場白日夢,不,是偵探一樣,因為,寫信就是要打動對方,不從對方最在乎、最感興趣的話題切入,怎麼打動得了對方?尤其是這麼一封大家都想逃避的催稿信。

或去看看他的部落格或臉書,有沒有一些蛛絲馬跡,他隱約透露自己的心情?無論欣喜或哀傷,我可以按一個讚,或者寫封信捎些溫暖,最後再偷偷地偷渡那一兩句「別忘了寫稿」之類的話。

再或者,買一兩本最近出版、與他想寫的書相關且銷量不錯的書籍,在自己啃讀後,將心得與他分享,或者鼓勵他可以朝哪方向書寫,我們可以朝哪個方向包裝等等,成就一封充滿著美麗璀璨未來的催稿信。

在這麼百轉千迴、內斂、暗示性濃厚的催稿信下,大家稿子都寫來了嗎?我不能說,沒有一點效果,但我想,有空我還是去行天宮拜拜好了。

一封催稿信,也能想這麼多。其實我只是假設我是作者,我會比較希望出版社怎麼催我。從自身感受出發,起碼先照顧到了對方的心情(我只是無法解決作者可能遇上的人生困境,如家人生病,必須分身照顧,沒時間精力,或是失戀,心都碎了,或是失業,先顧著肚子等等),那麼對方可能就會有寫作動力,而一有了「動力」,簡直有如神之助,只是這「動力」卻又僅僅黏附在作者身上啊!

對了,我們出版過《退稿信》,要不要考慮也出版《催稿信》?讓我可以參考一下這催稿的信該如何寫?幾時寫?姿態該軟,還是該硬?要先話家常,還是單刀直入?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