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文正(時報周刊)

看完賀景濱的《去年在阿魯吧》這本書,……???,哇哦!是我的感受三部曲。

滿滿的感受,滿溢到不知該如何表達;無窮無盡的疑問,因為開始懷疑周邊的一切事物;最後是一種敬意,借用句書中主人翁的口頭禪:「這真meda的好看。」

賀景濱繼上部轟動武林的《速度的故事》後,隔了十多年才又推出新作,這期間他經歷了工作上的低潮,也面臨過死亡的威脅。或許我們是幸運的,才能在經歷過這一切之後,看到這麼精采的小說。

《去年在阿魯吧》最過癮的地方,就是不停的衝突與融合,解構再結構。故事在一座虛擬城市的一間酒吧開展,一位無聊男子愛上了一片記憶體。整篇小說就像是在盪鞦韆一樣,在荒謬與深刻之間擺盪,所以你可以在柏拉圖的理型之後,看到虛擬的妓女在舞動著慾望;你能在啃完一段傅立葉轉換的理論之後,讀到鑲嵌著晶片的虛擬陽具向主人大聲抗議;你還可以接觸到量子力學,然後見識左腦與右腦為了女人而爭辯不休……。

照道理,這像一部小說應該會是一場災難才是,但賀景濱卻成功了統合了這些完全不相干的元素,並鍛煉出這樣精彩的作品。博學,當然是賀景濱能成功的第一個原因,接下來就是他對文字的駕御能力。這麼形容好了,賀景濱就像是一位熟練的駕駛,憑著卓越的技術駕駛著一台載滿物品的貨車行間高山,輕巧地駛過每一個彎道,然後安全抵達目的地。

這篇小說無論在內容與表現手法,都已遠遠把其他小說拋在後端,然而這樣的開創只能屬於賀景濱,因為沒有人有能力寫出這樣的文字作品。在虛擬中真實,在真實中懷疑,賀景濱強力挑戰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讓人不得不去重新審視所有的感官所傳達的訊息。

如此空前絕後的小說,真是……,???,哇哦!

★原刊載於No.1757期《時報周刊》時周書評

★看更多賀景濱的作品《去年在阿魯吧》

去年在阿魯吧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