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致和【作家】

推薦書:賀景濱《去年在阿魯吧》(寶瓶文化)

這是一部以輕鬆的小說形式,討論嚴肅人生哲學問題的作品。 

從書名開始,賀景濱便大玩起拆解既定名詞重新賦予意義的雙關語遊戲。ROM不是唯讀記憶體,而是女主角的名字「記得我」(Remember Only Me);DNA不是遺傳分子,而是蕾絲吧裡的小娘子酒保「少囉嗦」(Do Not Ask);SOS不是求救信號或藝人團體,而是口交娃「吸吸殺必死」(Suck off Service)的字母簡寫。諸如此類的玩笑與幽默不勝枚舉,讓本書讀者(特別是男性)增添不少閱讀上的興味。

科幻式的未來虛擬場景設計、痞性十足的網路語言,以及伍迪‧艾倫《性愛寶典》式的體內器官自成主體的相互對話,賀景濱把小說的形式部分寫得極其蓬鬆綿軟。 另一方面,他又在大量的對白與人物內心思維中,正經八百討論起硬梆梆的知識與理論,範圍遍及社會學、物理學、生物學、數學、量子力學、哲學、天文學、心理 學與資訊科技(篇幅有限,不及備載),幾乎把小說寫成一本綜合科普與人文的對話錄。

正如主角在書中所言「硬問題一定要用軟方法解決」,賀景濱企圖用最簡短的幾句話,定義那些天生具有抗拒被定義特性的深奧理論。於是,意義的拆解與重組、質問與命名,經常在極短的篇幅之內發生,如跑馬燈般不停輪轉,令人應接不暇。

這樣的書寫方式,無疑是對「作者」、「作品」與「讀者」傳統三角關係的挑戰。這本小說最適當的閱讀方式似乎是打開電腦,隨著情節進行,用Google一個 個查詢那些尚未進入自身知識體系的理論和專有名詞,把上述傳統改為「作者」、「作品」、「Google」與「讀者」的四角關係。若略過書中嚴肅的哲學與科 學討論,完全去硬存軟,會讓此書變成一部不夠精緻的網路類型小說。若想認真跟上小說中頻繁出現的辯證討論,卻又不願過度依賴Google,那麼很可能會因 書中知識訊息的跨越太多領域與學科,而沮喪發現自己竟被摒除於理想讀者的圈子之外。

用軟方法解決硬問題,是否真能以柔克剛?這點見仁見智。可確定的是,這樣的軟硬書寫策略所產生的矛盾,倒是已勝過情節的強度,成為本書最主要的衝突來源。 在軟與硬之間,交爭出性慾與理性、虛擬與現實、存在與消亡、記憶與遺忘等諸多二元式的對立問題。賀景濱處理這些議題的態度非常直接,毫不閃躲,展現出硬碰 硬的膽識。但他更大的勇氣,是在於敢寫他還不太了解的東西,這點才是本書最令人嘆為觀止之處。

★原刊載於2011/12/03 聯合報副刊‧周末書房

★賀景濱《去年在阿魯吧》

去年在阿魯吧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