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爵士

我們樓上住著一對夫妻和一對女孩。當年我們搬進這個房子時,小女孩一個三歲,另一個還在襁褓中。人家都說女孩文靜,但這麼些年,我們總感覺不到樓上住的是有女孩的家庭,反倒像是生了三、四個男孩的好動家庭。什麼拍球聲,跑跳聲,不停開櫃門、移動桌椅等等所有成長小孩會發出的聲音,住在樓下的我們全都接收了。

曾經,被吵到受不了的我,會舉起掃帚柄,用力地往天花板撞,想藉此表達我的不滿。但撞了幾次我才意識到,這種可笑的舉動只是排解自己的不滿,即使我把天花板撞出一個洞,他們也不會知道的。所以,我決定與那些聲音共處。

而這麼多年下來,那些聲音到底還存不存在,也已經不是我會去留意、放在心上的事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我們發現那對小女孩已逐漸長大,就讀國中、高中的她們,總要到八、九點才隨著在法院工作的父親一起回家──沒錯,她們已脫離了「噪音製造機」的年紀了(反而是我們家那個四歲大的小女孩,可得要小心,別亂蹦亂跳,才不會被樓下的人嫌惡)。

但奇怪的是,從幾天前開始,樓上的吵聲又出現了。每到十點,就開始傳出「砰!砰!砰!」像有人憤恨在踏地板的聲音。小孩問我,樓上怎麼了。我們只能猜想,可能是那個正值考試的女孩心情不好,書讀悶了,拼命踩地發洩吧。

忘了樓上的女孩踩了幾天,只記得聲音越來越大,我們就當作她書讀得越來越愁苦。唉,可憐的孩子,難怪每次在樓下碰到面,總看到她悶悶不樂的。說著說著,我和小孩的爸也討論起現在孩子承擔著無形的壓力……

結果到了這一天晚上,當樓上的聲音又響起時,我們家的電鈴也響了。

門外是一個我不認識的年輕人,大約二十歲。他靦腆地說:「我是住樓下的。」哇,我們只注意樓上會吵我們的小女孩,竟沒發現樓下的小男孩也長得這麼大了。

「請問你們最近晚上都在做運動嗎?」他吐出這句話後,似乎覺得這個問話很怪,也來不及等我表達疑惑(是啊,這什麼問題,從來沒交談過的鄰居,第一次說話,竟然就提出這個問題!),他又說:「我爸爸最近被你們做運動的聲音吵到沒辦法睡覺──」

「你是不是說那個『砰!砰!砰!』的聲音?」小孩的爸越過我肩膀,搶著回應他。我這才發現,我們一家人,包括那隻老狗,都被這個不尋常的電鈴聲吸引來了。

「對,就是那聲音,我們也猜,是不是你們小孩……」他說到這裡,話又打住了,像在考慮該不該說。很明顯,他們其實比較懷疑這聲音是出自我們的四歲小孩。沒辦法,在公寓裡一旦有這一類噪音,這種年紀的小孩一定是被懷疑的頭號對象。

「其實,我們也很想知道,這聲音是不是樓上的小孩發出的。」小孩的爸解釋後,馬上說:「這樣吧,我們一起去問樓上的。」

當他們兩個到樓上按下門鈴時,那「砰!砰!砰!」的聲音終於停了。小孩的爸回家後告訴我,來開門的是樓上的女主人,她一手正握了根棍子……

結果,答案揭曉了,幾天來困擾我們這棟公寓的噪音,根本不是寒夜苦讀的女孩發出的,而是她媽媽!這個母親為了讓全家有個好眠,連日來每到晚上,就開始打棉被(別問我,我也不知這時代為何還有人打棉被)。

很難想像,如果不是樓下的青年先發難,按下我們家的門鈴詢問,我們這個有小小孩的家庭會如何被公寓的住戶暗暗嫌惡啊。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