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口白菜

我開始覺得,或許人不該睡覺。或許最好能整晚醒著,免得身邊的親人憑空消失。一個人如果不在身邊了,你會從小處開始發現……《海裡有鱷魚》P.116

男人魚
翻開書稿,第一頁,乍看到這五個字:「海裡有鱷魚」。當時,第一時間有錯愕和疑惑,並沒有立刻因為書名而有輪廓,具體想像、推測出這該是一本什麼樣的書。

海裡有鱷魚?海裡怎麼會有鱷魚呢?鱷魚不是都住在河裡、沼澤裡嗎?怎麼可能?又轉念一想,我真能肯定海裡沒有鱷魚嗎?想到這裡,又立刻推翻了上一句的自我推論。噢不,海裡絕對沒有鱷魚,我保證。畢竟,活到現在,我們從來沒在海裡見過鱷魚呀。這個書名怪,也啟人疑竇,引起小編左一句右一句的內心推理!小編和每個讀者一樣,對這本書,對這個書名,充滿疑問。

閱讀故事之後才知道,這是一則真實的人生經歷,不是虛構,恩亞托拉的人生故事,如此熱血,轟動全球媒體!

故事開始於巴基斯坦的某間小旅館,10歲男孩恩亞托拉(Enaiatollah Akbari,簡稱恩亞)一覺醒來,發現媽媽不見了。母親不告而別,把他獨自留在巴基斯坦,恩亞回不了他的故鄉阿富汗,比起回頭,他往前走還安全一些。他隻身一人經歷了陌生城市的街道、社會底層不友善的環境、與人口販子交涉談判、不知道明天在何方的冒險犯難……恩亞具備驚人的毅力和勇氣,獨自適應生存,他心裡有遠方,有夢想,他靠著雙腳,走過一個個國家,就為了一個落腳處。

他餓了,但沒吵著要東西吃;他渴了,也沒吵著要水喝。但他不過是個不比羊高,十歲大的小孩子而已。

阿富汗,出生在這個戰亂頻仍、貧窮不止的國家,有如在十八層地獄裡,而巴基斯坦,大概也就是十八層和十七層的差別吧。在台灣,十歲的小孩子,應該是無憂無慮的年紀,白天去學校上課,放學後,回家看的電視節目是〈喜羊羊和灰太狼〉、〈魔法咪路咪路〉、〈神奇寶貝〉,笑嘻嘻講著〈湯姆士小火車〉裡的人物,偶爾吃吃薯條、雞腿、爆米花……這些,都沒有人為小恩亞預備好,每天他的一口茶、一頓飯、一處睡覺的地方,都要自己用雙手雙腳掙來;白天出門兜售糖果,晚上在路邊洗澡睡覺,天天流浪街頭。

看稿子時,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海裡有鱷魚》帶給我於心不忍和震顫,且深深為底下的句子熱淚盈眶:

「從那天起,學校關掉了,沒有了學校,生活就像灰燼一樣。」
「我好想用耳朵或頭髮呼吸,或像植物那樣,吸收空氣中的水氣。但我不是植物,也沒有氧氣可言。」
「日子從我身上流過,人生則從我身旁流過,就像長河一樣。我成了一座岩石。」


書籍即將赴印前的某天下午,我接到一通電話,推薦老師捎來推薦語,看完這個故事,她說她看了心疼,在內心呼求上帝保守恩亞,安住在平安裡。電話持續講了半小時,掛掉後,我發現心一直熱著,為這個故事,也為活在當下的幸福。

感謝作者法畢歐.傑達,感謝恩亞分享他的勇敢經歷,我們並沒有失去對待生命的善意。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