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女詩人辛波絲卡辛波絲卡詩集      

波蘭詩人辛波絲卡 肺癌辭世 亨年88歲 一生問世的詩作不到4百首 量少質精 曾獲諾貝爾獎肯定 國際文壇同聲哀悼

文/諶悠文、汪宜儒(中國時報)

一九九六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波蘭女詩人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一日因肺癌在波蘭南部古城克拉考辭世,享年八十八歲,國際文壇同聲哀悼。

辛波絲卡是第五位摘下諾貝爾文學獎的波蘭作家,她在詩作中以精闢的反諷,凸顯人類現實生活背後的歷史更迭與生命演化的深意。

辛波絲卡長期在波蘭文學評論雜誌《文學生活》任職,創作量少質精,獲獎時僅發表約兩百首詩作,寫詩超過半世紀,一生不到四百首詩問世。得 到諾貝爾獎令辛波絲卡感到意外。把她許多作品翻譯成英文的美國西北大學文學教授卡瓦納表示,得知消息之後,辛波絲卡幾乎「癱瘓」,她的朋友稱之為「諾貝爾 獎的悲劇」,幾年後才重拾創作之筆。

辛波絲卡一九二三年生於波蘭西部大城波茲南,八歲時舉家遷至克拉考定居至今。一九三九年,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她在一所地下學校接受教育,後來進入克拉考雅格洛寧大學,已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也畢業於這所古老學府。

辛波絲卡在波蘭很受歡迎,她的作品主題及語言明確,但因為喜歡玩弄文字和創造字詞,使得她的作品難以翻譯。除了個人的文學創作,辛波絲卡還曾把許多法文作家的作品翻譯成波蘭文。辛波絲卡不諱言,年輕時曾信仰共產主義,還曾想透過共產主義拯救全世界,沒多久就發現共產主義行不通。

辛波絲卡有過兩段婚姻,第一任丈夫沃迪克是詩人,兩人離婚收場,後來她與作家菲利波維奇梅開二度,菲利波維奇於一九九○年去世。一生沒有生育子女。

辛波絲卡逝世消息傳出,台灣藝文圈人士紛表惋惜。去年出版《辛波絲卡》詩集的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表示,辛波絲卡的詩有種很可愛的純真,「那是詩人獨有的眼睛,她寫的東西很簡單,是生活中、你我身旁隨時可揀取的,特別讓人感動,因為那種純真是這個世界已經消失的。」

辛波絲卡影響不少台灣創作者,如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劇場導演王嘉明也曾執導《19730516辛波絲卡》,「她的詩視覺感強烈,主 題親切又生活,從不做作。」如〈葬禮〉詩中,「那以家常對話、閒聊八卦所堆疊玩出的文字形式,卻輕巧帶出死亡就在生活縫隙之間的特殊意義。」

★原刊載於2012-02-03中國時報文化版

諾貝爾獎得主辛波絲卡辭世 留詩不到400首

文/馮克芸(聯合報 編譯)

一九九六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波蘭女詩人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一日在波蘭的克拉科夫市因肺癌辭世,享壽八十八歲。

辛波絲卡是諾貝爾文學獎自一九○一年設立後的第五位波蘭籍或波蘭裔得主,畢生詩作不到四百首。她在波蘭深受歡迎,但在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前,幾無國際知名度。

辛波絲卡多數詩作的英譯者、西北大學文學教授克蕾爾.凱瓦娜一日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辛波絲卡長年深居簡出,諾貝爾獎讓她非常意外,得獎後所寫的第一首詩,是幾年之後的事。凱瓦娜說:「朋友都說那是『諾貝爾悲劇』。」

辛波絲卡生於一九二三年波蘭西部的波茲南,在德國占領波蘭期間,她進入一所地下學校就讀,後來畢業於克拉科夫市著名的亞捷隆大學,研讀文學及社會學。

她大半生都居住在克拉科夫市,任職「文學生活」雜誌,每隔幾年就出版一冊薄薄的詩集。她的前夫也是詩人,兩人未生育子女。

辛波絲卡早期作品屬社會主義寫實風格,她的第一部詩集在一九五二年出版。她在多年後告訴美國詩人赫布:「我年輕時,有段時間相信共產主義,我想藉由共產主義拯救世界。但我很快就了解到,共產主義沒用,不過我從未假裝自己沒信過共產主義。」

辛波絲卡在諾貝爾頒獎典禮上說,科學家及藝術家的生平可以拍成偉大的電影,但詩人能提供的,卻是無法入鏡的素材。她說:「有個人坐桌邊或躺沙發上,目不轉睛盯著牆或天花板,偶爾,這人寫下七行字,不過十五分鐘後劃掉其中一行。然後又一個小時過去,其間什麼事都沒有。誰受得了看這些?」

為紀念辛波絲卡,台北國際書展今天下午五時至五時四十五分在世貿一館C749讀字車站,有場紀念讀詩會。

她用書寫喜悅 溫柔報復死亡
女詩人陳育虹指出,辛波絲卡雖然繼承了波蘭詩壇書寫死亡、時間等富哲學性的沉重議題,但出之以口語化、淺白的文字,毫不晦澀;又發揮女性特質,文字細膩、抒情,有層次感。陳育虹舉〈寫作的喜悅〉一詩為例,辛波絲卡形容寫作是一個完全由她掌控的世界,「這書寫的喜悅/保存的力量」,是「對死亡的報復」,既溫柔又強悍地表達了她對書寫的信仰。

女詩人顏艾琳則表示,辛波絲卡是一位對台灣詩壇影響頗著的西方詩人,除了九十年代在台灣有良好中譯本的引介,更因幾米繪本《向左走,向右走》中引用她的詩,幾米曾強調,「辛波絲卡是激發我最多最美麗靈感的詩人!」更助長她對台灣文青的吸引力。

顏艾琳認為台灣年輕一輩對於辛波絲卡的吸收,著重抒情、甜美的面向,這個面向使得辛波絲卡成為一位相對擁有大眾緣的詩人。

不過,顏艾琳認為辛波絲卡之所以能夠成為文壇巨擘,還在於她的詩觸及了強權殖民、共產統治之下,個人命運的掙扎與剛毅。

顏艾琳形容辛波絲卡是一位「強悍、硬底子」的女詩人,能以不俗的角度書寫死亡,例如詩作〈恐怖分子,他在注視〉刻畫酒吧內外在炸彈爆炸前數分鐘的場景、來去的人們,寫出戰爭底下輕微生命的巨大悲哀。辛波絲卡在台有陳黎、張芬齡夫婦中譯的《辛波絲卡詩選》(寶瓶文化),擁有眾多讀者。

★原刊載於2012-02-03聯合報文化版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