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所鍾愛的《倪亞達》。

▲妹妹所鍾愛的倪亞達。

文/我的貓

「《梁旅珠教養書》很好看耶!」唸高二的姊姊戴著圓圓的眼鏡看著我,臉上的笑容如同窗外的春天,一旁唸國二的妹妹開心附和。
妳們姊妹倆的答案真的嚇我好大一跳。

距離我上次聽到你們同時盛讚一本書,已經是好幾年前,那是《倪亞達》。也許《倪亞達》太讓你們傾心了,之後妹妹還不斷問我:「還有沒有《倪亞達》?」她眼睛閃啊閃,充滿期待,讓我不忍對才唸國小的她,說出真實但卻那麼殘忍的答案。
可是妹妹不知道從哪裡得知作者離開人世,她無法掩住好奇,小小聲的在我耳邊問:「為什麼。」
我幽幽地嘆了口氣,很老實地對她說:「你這個問題太難了,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你。」妹妹倒是大方地安慰我說,沒關係。

一直以來,若有適合你們姊妹讀的書,我總會像陶侃搬磚搬給你們。有一回,你們說,你們和媽媽讀《陳樹菊》阿嬤的書都哭了,只是三個人哭的點都不太一樣,我聽了好驚訝。你們兩個馬上扳起臉孔,一直對我說:「真的,阿嬤小時候真的很可憐,尤其寫到她媽媽過世時……」我收起笑容,跟你們說:「我知道、我懂我懂。」該不會你們姊妹倆不知道我是這本書的編輯?

妹妹愛讀有插圖的書,姊姊是標準的雜食類大書蟲,左手拿網路小說,右手捧《30年的準備,只為你》。她曾說:「每天只要有書看,就一點都不會無聊。」我當時對這句話激動異常,心想這幾年真不枉費把書扛來扛去,練就出手臂上的渾圓肌肉,以及像長臂猿般的長長雙手。

有一次,才唸國小的姊姊問我作文怎麼寫,我對她稍微說明之後,姊姊馬上如行雲流水,一揮而就,火速寫出一篇動人的作文,自此,作文常拿高分。我很為她開心,因為作文對她來說,是種抒發情感的享受,而不是考試或得被逼著上補習班補作文的痛苦折磨。

有趣的是,多年後,我在手機發現一封妹妹昨夜發的簡訊,內容是「XXX作文題目,請問該怎麼寫?」我心裡一驚,已事隔一天了,妹妹會不會作文就沒交了?但妹妹怎麼不直接打電話問我呢?我趕快聯絡妹妹,還好,是後天才要交的作業。我告訴妹妹,以後問作文,就打我電話比較快。

但每次看妹妹的作文,我都覺得她心裡住個老靈魂,因為無論老師出什麼題目,她都可以寫的像首詩,那麼精練、那麼幽微、那麼把自己隱身在文字裡。我對她媽媽說:「因為姊姊寫小說,妹妹不想跟姊姊一樣,所以開始寫詩。」她媽媽開心笑了:「那家裡豈不要有個小說家,還有詩人?」

最近姊姊問我:「在出版社上班,好像可以一直看書,對不對?」這絕對是會讓所有編輯跳腳抓狂的話,我立馬否認。隔週,我從書櫃搬出《編輯人的世界》送給姊姊,雖然是本略舊斑駁的翻譯書,但裡頭可是有我劃了許多的重點以及眉批,也許可以成為她編輯生涯的啟蒙。

不過,這兩天,姊姊又問大阿姨:「會計師的收入好不好?好像比編輯多,對不對?」

放心,雖然我聽到這個不免有點傷心,但是,若姊姊的未來能有更多選擇,我也是會很為她高興的啊!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