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一般女孩,愛情讓她怦然,
但她的愛情,又比一般女孩,多些不同。
再尖銳的痛楚,她也能咬牙忍住,
就像人魚公主為了王子,她也為了心愛的人全然付出。
但按摩師的出現,卻在她的人生丟下一顆炸彈。
她們開始密謀。

計畫成功了,她卻掉入地獄。她的愛情如魂如魄,卻也不乏計量。
她的每一步,都像踩在薄冰上……

這樣一個男人,讓女人甘願承受最錐心的痛苦;
這樣一個世界,讓女人願意為「完美」的男人,付出一切。

★《名媛練習》搶先看~~

一、術後

麻醉藥漸漸退去後,熟悉的痛感一點一滴回滲。

陳海華睜開雙眼,辨識出清一色純白的簡約設計,出自名家之手。角落一張三足的金屬躺椅曲曲折折地在空間中延伸,既像老木,也像藤蔓植物。那是卓越來訪時坐的位子,是他為他投資的這間私人診所特別訂做的,僅此一張,擺設在頂級貴賓房裡。陳海華對那張椅子總有股說不出來的不安全感,雖然卓越總跟她保證它的整體結構有多麼符合人體工學,連椅墊都不用安就很舒適。
陳海華依稀曾在夢裡試坐了一下。在那場惡夢中,她才輕觸到椅沿,便摔得七零八落,把身上剛做好的部分全給摔壞了。她驚慌地叫了出聲,為此還驚動了值夜的護士。

這個惡夢或許來自她的想像,可能是在她剛做完豐臀手術的時候吧。那是她第一個需要全身麻醉的手術。手術後她睡睡醒醒,腫脹發熱的臀部讓她睡不安穩,醒來之後卻又恨不得昏睡過去。時間在臥床之中一段一段滑過,沒有可資辨識的標記。陳海華知道醫師和護士來來去去,卻很少有機會跟他們說上話。有時她清醒了,聽到他們在向卓越做簡報,她抓緊機會問的問題總是:「還要多久才能驗看?」這問題只有卓越在線上或是在場時才會有明確的答案。「再兩週,目前恢復良好。」張醫師向她保證,效果絕對讓卓老闆滿意。

張醫師也的確沒讓人失望。陳海華記得卓越那次來驗看,白屏幕上投影的照片是他心目中的完美臀型。卓越隔著一段距離對照看著術後成果,臉上已漾滿笑意。他坐在那張三足躺椅上,柔聲喚她過來。陳海華走到他面前,轉過身,讓他能夠親觸她粉嫩圓翹的新臀。他捧著緊緻有彈性的臀緣,雙手微微顫抖著,以一種感動的嗓音,對她說:

「寶貝,謝謝妳肯送我這樣的禮物。」

看到卓越讚許的真誠表情,陳海華覺得兩週來的辛苦不算什麼了。卓越常對她說:「我認識妳的時候,就告訴我自己,這麼美又溫柔的女孩兒,我一定不要放手。」

張醫師和護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退出房外,卓越的手著迷地落在丁字褲頭,輕撫兩側的黑珍珠扣環,努力抗拒自己熊熊燃起的慾望。他的唇抵著陳海華腰間白皙的肌膚,低低地說,為了更接近完美,他們都必須忍耐。陳海華輕輕爬梳他濃密的頭髮,側身望向鏡中的自己,兩瓣渾圓的翹臀像被細繩輕巧地從中托起,再隨意的站姿都顯得撩人。她已經不記得它們之前生得是什麼模樣了,陳海華十分滿意這樣的成果,對著鏡子一看再看,像是穿上了一件妥貼合適的新衣。他們的視線在鏡中交集,卓越對她說:

「我想像妳穿著白色的緊身裙,披著半透明的白紗,長長地拖在身後,在沙灘上慢慢地走……我就這樣失了魂似地,跟在妳身後,撿起那片紗,慢慢地、慢慢地纏在手腕上,把妳拉向我的懷裡……」他一邊說,一邊深深地吻住她,將所有的熱情灌注到她的唇舌間。陳海華激動地回想這個場景,盛大的海灘派對是他們婚禮計畫的一部分。如果按照時間表走,明年此時,她的夢幻婚禮就能如願舉行了……

胸前的痛感深深地埋在定型繃帶下,將她拉回了現實。

她不自覺將手伸到床頭摸索,想拿手機看看現在幾點了。一碰到冰冷的雕花玻璃,她才想起手機早不在身旁,小櫃上只有電視遙控器。卓越睡前打電話跟她道晚安,都是由護士小姐拿內線電話進來的。除卻了不必要的干擾,她才能一邊專心地休養,一邊計畫婚禮。卓越總是體貼地為她著想。陳海華也的確覺得這兩個月來她少了不少煩惱。從前只要電話一響,她便得抓緊時間接起電話,深怕錯過了任何通告或試鏡機會。有些時候,好機會一漏接,是不會再響第二次的。

她拿了遙控器,開了電視,是某個名人的個人脫口秀時間。陳海華想,原來已經晚上十點多鐘了啊。診所裡的電動窗板總是捲下的,遮擋了外來的光,讓她渾然不覺日夜的輪替。其實卓越不在身旁的日子,每一天都嫌長。他來的時候,會陪她到頂樓的私人花園走走。要是天氣好,陽光也不太強烈,卓越便會吩咐他的管家把兩人午餐設在爬藤玫瑰花架旁的草坪上,就像他們在巴黎初識的時候一樣。

粉白色的玫瑰叫作瑪梅森的回憶,Souvenir de Malmaison。卓越說他特地從法國重金禮聘了景觀設計師和花匠,讓花藤密密繞著拱門生長。養得好的話,明年空中庭園的六個邊角,都有一道薔薇門了。一出了薔薇門則是觀景台,城市風光盡收眼底,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卓越還想在如茵的草坪中央建一座圓形噴泉,問了陳海華的意思。他說:「就當作一個小小的結婚禮物。如果妳願意,噴泉中央的女神雕像,就按妳的身體和臉蛋來訂製。」

這是在她墊高了鼻梁那次手術後說的。卓越帶了一個黑絲絨面長型小禮盒來送給她。陳海華解開紅絲帶,是一副手工訂製眼鏡。黑晶的木框裡透著琥珀似的紋路,寬大方正的鏡框正流行。陳海華戴上去,挺直的鼻梁完美地撐住了鏡架。她眨了眨上次植好的長睫毛,雙眼皮已經自然得看不出手術痕跡,深邃的眼影在鏡片後若隱若現。陳海華覺得自己變成了另一個人。卓越從身後環住她雙肩,說:

「設計師告訴我,近來越嫵媚的女人,越流行沾染點女學者風情。原本我不信他的,妳這樣一戴,我完全就明白了。」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