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口白菜

過了25那個山嶺之後

其一
正在吃的嘴巴,貶我至邊陲的荒涼胃野,放棄了數字指標的清減。
吃。吃。吃。
在齒縫和牙肉中,口慾頭角崢嶸,我可以飲下一彎牡丹江,吞下一個月球大的饅頭,遠處的冰河在移動,擠壓著上個世紀久遠的歷史詩篇,漂流障礙物的杉穿不下,擺不出適當的臉譜。

其二
麻煩請把我的食物搬走,假如螞蟻有空的話。

其三
「聽說你去學肚皮舞?」
「對!」
「可是,肚皮舞不是都要肚子很大。這樣你就條件就不符合啦?」
「……我想我已經具備了。」

其四
「這樣就可以了,記得不要熬夜,要多喝水,飯一定要吃,少吃澱粉類。」
「醫生,剛剛埋的針不拔出來嗎?」
「呃……埋的是線不是針。」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