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動人的謊言,哪來至死方休的愛情?

從柏拉圖到尼采,存在主義到現象學,
統統站出來幫他「把妹
別人說他風流成性,他卻說他只是捍衛愛情的義務與權利
為此,他出動了古今中外的哲學家!

西班牙哲學教授Abejundio為了他所主持的經濟哲學研究計畫上網徵求華人學者協助,而楊寒,一名專研詩經的中文系博士生,也因此與他成了facebook上的好友……一連串關於愛情的哲學辯證,就此展開。

遠在西班牙的哲學教授Abejundio先生每天都沉浸在愛情所帶來的歡愉和苦澀中:他精通哲學又浪漫多情,堅信自己乃為愛而生,周旋於四個女人之間,卻如魚得水;反觀楊寒,此時正為一場曖昧不明的網路戀情所苦……他不懂,為何自己與愛情的真實距離,總如此難以掌握?

Abejundio日日與楊寒高談愛情與哲學間的關係,面對惆悵的楊寒,Abejundio說,這都是因為你還不了解愛情的真實面向……

沒有愛情,哪來哲學?當原本高高佇立於學術殿堂上的哲學思辨碰上了不按牌理出牌的愛情,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愛情帶來的種種可能,向來非三言兩語所能概括,但最耐人尋味的問題莫過於:說完了愛之後,我們將何去何從?

※ 西班牙哲學家ABEJUNDIO的愛情語錄 ※
*沒有愛情,意識是不可能進行思維的,可見得沒有愛情就更沒有哲學家了。
*「過去」這觀念不妨說是想像中的構成物,換言之,過去的美好並不存在,就像逝去的愛情跟沒發生過一樣。
*海德格認為理解有籌劃自身、構造自身的可能性,理解我太太在想什麼,更構造了我是一個可憐的丈夫此一事實。
*索緒爾提出的「能指」、「所指」,愛情中並不適用。當情侶說:「你可以跟別人去看電影。」這句話的「能指」是「你可以和別人去看電影」,但千萬別把它當成事實;而當偷情的丈夫說「我愛你」,指的也不是「我愛你」……
*祁克果說:「對我而言,能夠讓我願意為它而生、為它而死,就是我心目中的真理。」正如每個男人對待自己情婦的態度一樣。

作者簡介
楊寒,本名劉益州。逢甲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台中教育大學及靜宜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僑光科技大學兼任講師、創世紀詩社同仁。曾經獲優秀青年詩人獎、創世紀五十年詩創作獎等獎項。曾以筆名楊寒出版詩集《巫師的樂章》、《楊寒短詩選》、《與詩對望》、《我的心事不容許你參與》及小說《巫師的樂章》(1—5冊)、《大刀歌》等。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