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桐豪

聯合報‧文學書評/推薦書:楊寒《不存在的西班牙哲學家ABEJUNDIO的愛情語錄》

日前某工商大老批評學者治國,無實務經驗,僅按著教科書行事,必然誤國。知識分子(以及衍生出來的文青、讀書人)今時今日已非好字眼,說某人在床上表現如知識分子,更是惡毒的貶抑,但我們風流多情的西班牙哲學家Abejundio先生則不在此例。

Abejundio先生,西班牙哲學系副教授,已婚,家有悍婦,但仍有本事搞定三名情婦。他喜歡紅色襯衫,因為口紅印膩在上頭完全不顯色,他為自己腳踏好 幾條船辯白,說自己乃「嚴肅地體驗在人類社會型態中不同的愛情結構,換言之,我正在田野調查愛情的社會現象」。Abejundio先生用執行論文寫作的智 力去完成每一封情書;亞里斯多德以修辭學尋找真理、交流真理,但同一門學問落在他手上成了偷腥圓謊、哄騙美眉的話術。哲學終極目標在追求至善、追尋人類存 在意義,然對Abejundio言,哲學卻是助他在把妹途中劈荊斬棘,排除障礙的倚天劍屠龍刀。

楊寒藉由西班牙哲學家和台灣中文博士生宅男臉書互動,去鋪陳這個遠在西班牙加的斯的學院愛情故事,書名開宗明義說Abejundio不存在,僅是作者虛擬出來的人物,但愛情裡的見異思遷、不可理喻卻真實得令人頭皮發麻。

以理性邏輯的學術文字去寫愛情的非理性,楊寒不是第一人。羅蘭巴特《戀人絮語》早立了一個偉大標竿在那兒了,艾倫狄波頓亦曾展百科全書般的淵博知識,以《我談的那場戀愛》、《愛上浪漫》問世間情為何物,但楊寒用舊式月曆裡的格言語錄去書寫愛情,便不可不謂匠心獨運。

省去了雄辯滔滔的邏輯討論,抹掉哲學眾派系譜的盤根錯節,楊寒借Abejundio之嘴搬弄哲學是非,言簡意賅的一句話,瀟灑來去即興演奏,乍看輕佻浮 浪,然而有時候正中靶心無非也就一句話。或者應該說,愛情是經不起追究,說多了就被看破手腳,寧可相信有鬼,也不要相信情人的那一張嘴。但你又無法因此就 否定真愛的存在,真愛跟上帝一樣,你雖永遠無法證明祂的存在,也無法證明祂的不存在。所以,管它的,就愛下去吧。

★原書評刊載於2012/08/04 聯合報

★看楊寒作品《不存在的西班牙哲學家ABEJUNDIO的愛情語錄》

不存在的西班牙哲學家ABEJUNDIO的愛情語錄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