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孫梓評

聯合報‧文學書評/推薦書:周丹穎《名媛練習》

初 讀《名媛練習》,直覺此書應與《我愛偷窺》合讀。後者由加拿大作家霍爾.尼茲維奇(Hal Niedzviecki, 1971-)所撰,犀利剖解當代生活裡「過度分享」(overshare)的種種情狀:偷窺文化盛行,真人秀節目大熱,人們亟於將私隱公開,一邊接受成名 在望的挑逗,一邊完成「自我揭露與告白的娛樂化」。

而《名媛練習》一開頭,術後的女星陳海華,睜開雙眼巡望頂級病房內的裝潢,豈不也像住進一間終日直播的玻璃之屋?《我愛偷窺》點出現代人著迷於在網路上 「創造一個新的假面」,虛擬身分有助現實人生;《名媛練習》則手段更直接,讓一路苦陷於「她者」陰影的女主角,決定背水一戰,為愛接受整型。觀看與被觀看 之間,媒體成為武器,人人都握有扳機,因此,小說裡浮沉演藝圈的張海華兩度想藉「狗仔」曝光戀情,這是讀者都熟悉的「手段」了,「當祕密變成有價商品」, 陌生人化身消費者,被注視的快感也許好過稠人廣坐的孤獨,只是,倘若人類漸漸去人性化,「哪家店能將本質自我賣回給我們?」

再讀《名媛練習》,發現周丹穎取材現實而別有用心。近年台灣女明星與中國富商結婚的消息,時而躍上新聞頭條。書中陳海華歷經小三風波,赴巴黎拍攝裸體寫 真,意外邂逅中國富二代卓越,答應求婚,並參與他投資的整型診所,接受多次手術,成為「樣品」……當然,這一切可簡便詮釋為社會如何物化女性(畢竟卓越的 愛,都是以性的滿足來掂量),然而小說家怎可能只滿足於真人秀直播?作者描繪陳海華自童年伊始,總搆不著父親與姊姊那「一個自然有光的世界」,美麗似是她 的無形枷;但不論憶起母親以魚販女兒之姿賣力躋身名媛行列,或隨行化妝師敏卿所拋來的敵意與競爭感,又都啟動著她潛意識的焦慮,她手無寸鐵,唯有再以「美 麗」作為籌碼,企圖移動自己的「位階」——在演藝圈,或人生。

但這場孤注一擲的賭,「他們的關係是不對等的主從」,陳海華雖拋棄舊肉身,完美改造,卻仍沒有得到想望中的身分。在愛的賽場,「總還有更高的遊戲規則」, 逼她臣服;作為較「傻」的一方,注定要輸。況且,如果那「自然有光的世界」某種程度上意味著「自由」與「不再表演」,又如何會是來自他人的施予?最末,她 終在作者安排的「雕像」隱喻裡,發現自己從未立於戀人未來藍圖的核心,這樣明澈的領悟,亦冰涼浮現:「美麗只是陪襯物,位階才是不可動搖的理由。」

「啟蒙」後的陳海華,返台記者會上顧盼生姿,宛若重生。她眼瞳敷著「慾望的薄霧」,是因為打算力戰命運,還是,終於懂得了遊戲規則?

★原書評刊載於2012/07/21聯合報‧聯合副刊

★看周丹穎作品《名媛練習》

名媛練習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