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錫安媽媽(「錫安與我」版主)

那是八月底的某個夜晚,我瑟縮在登機門旁的座位,攝氏十度的寒冷,連日時差的頭昏。班機延誤,我打起精神上網收信,開始寫這次開會的報告提綱,突然看見私人信箱裡躺著一封獅子寄來的郵件。

報告馬上被拋到腦後,我直接把游標移到「獅子」。郵件展開,除我以外,其他幾位收件者都是這些年來爬文認識的格友。獅子在信裡告知她要出書的消息,並說明附件裡有四個檔案,分別是獻給我們這幾位朋友的。

迫不及待,我打開那份屬於我的附件,然後在赫爾辛基機場的登機門前,我緩緩的把身體往下移,好使自己的臉可以埋在電腦後,擤擤鼻涕,不讓身旁旅客看見我發紅的眼眶。

獅子邀請朋友為她的新書寫序,她便先為我們這幾位朋友各寫了一篇文章,記錄我們如何與她相遇,我們如何在彼此的生命中交錯。這就是她,禮貌、優雅卻溫暖,從不吝於付出關懷。我常說她血液裡淌著台南人的熱情,舉手投足則流露出多年旅居國外的風情。看她寫家鄉、家人,如同聽ABC說台語,外國人唱〈雨夜花〉,既現代卻絕對聞得到草根味,簡直是另類的鄉土文學來著。

事實上,我一直想為獅子寫篇文章很久了,連篇名都已經訂好,就叫〈最好的時光〉。一聽到我要寫她,獅子總是跟著興奮,但當我興致勃勃、鉅細靡遺的描述內容,她都會說不了不了,還是不要寫好了。

我與獅子的交集,發生在她回台開始新生活、與我即將結束舊生活前那段時光。開始新生活,她需要重新適應許多的人事與環境;而即將結束上一段生活的我,雖知風雨欲來,卻又不清楚下一步該怎麼走。

在彼此生命中的這種時刻相遇,不算最糟,卻也算低潮,但每當我有機會與獅子相處,無論是透過電話、見面、或郵件,哈哈大笑、或只是抱著話筒哭,她所給予的愛和友誼是這麼強大,大到可以勝過一切的憂傷。我喜歡午休時上線與她聊聊,想到有趣的事就傳簡訊給她;當家裡裝修、我跟工頭吵架後打電話給她,她笑我台語太差說不過人家;被主管無理對待,她聽了我的描述後不禁感嘆:「小妹,你的人生怎麼可以不斷遇見一些怪咖啊?」

本來已經開始寫辭呈了,聽到她這個結論,我放聲大笑起來,真的耶!哈哈哈哈哈……

我從來沒辦法完成〈最好的時光〉,不是因為文內將揭露太多獅子的祕密,寫出來會成為八卦雜誌。而是因為有些事,他人讀來看似悲慘,卻不了解那其實是滋潤我們的養分,是我們如何成為我們的元素。是的,或許寫下的是病痛,是疑惑與殘缺,但這些本當黯淡無光的歲月,卻因為有親人與朋友源源不絕的愛與體諒,鼓勵甚至鞭策,我們才學著在患難中堅持,因盼望而忍耐。所有的苦難於是成為生命中一段段最好的時光,當我們回首再讀,發現每篇都是撫慰人心的樂章,每個境遇,都充滿了恩典與祝福。

★原刊載於獅子老師《不讓你看見我的眼淚》新書推薦序

不讓你看見我的眼淚——阿嬤、妹妹和爸媽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