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賀賀~~

★羅毓嘉《偽博物誌》榮獲2012博客來華文創作年度之最!★

文/幾存

回顧近兩年的華文創作,多以回憶往事及關注自身的情感為主軸,內容言及家庭,為過往賦予生命和溫度,如《天橋上的魔術師》、《彼岸的女人》、《道濟群生錄》。這些作者漸漸型塑出一種我們名為「私小說」的創作形式。然而,揮別耽溺的情緒,縱觀今年的華文創作,我們樂見於參與了一個破繭而出的世代。

當我們以破繭而出定義這一年時,理應提及過往。而過往,則為經典重設了一座舞台,經典於是重見天光,再度以新的面貌、不變的文字,來到讀者面前:曹麗娟在幾經掙扎後,決定回應自己頑強寧靜的讀者們,終於推出復刻版的《童女之舞》;初讀平淡實則深入,文字簡潔迷人已成傳奇,阿城的《威尼斯日記》也在暌違20年後重新問世。亦或是王小波的《黃金時代》,顛覆讀者對於文革不斷鬥爭的既定想像,回到人們的如常生活。

《童女之舞》的確讓人詠嘆,在《威尼斯日記》裡,找到了每個人心中那座理想的本邦。這些作品,或許仍屬「私小說」的範疇,以一種較為私密、出世的概念下筆。但一如我們前面所提及,今年的華文創作破繭而出,一些關懷所處的社會、用創作重述歷史事件、描繪小人物生活的「入世」作品如一道耀眼的光束乍然出現在我們面前:「這是中國最無理可循的文革時期,卻是20多歲的王二和陳清揚一輩子的黃金時代。」在文案動人的詮釋下,《黃金時代》這部小說重新吸引了讀者的目光;今年剛過八十大壽的鄭清文,在《青椒苗》裡的每一個角色,都是腳踏實地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真切走過時代的靈魂;徐嘉澤則以11個短篇、三種不同世代的價值觀,串起了自二二八事件至八八風災,面對眼前的台灣,期待《下一個天亮》。

在這些有前輩有新秀、寫實且關懷社會的作品中,我們遇見了,羅毓嘉的《偽博物誌》。

在日常生活的運轉中,我們展開序詩〈創世紀〉,屏息讀著。只因,僅僅是開端,便輕易顛覆我們對於「詩」的想像--詩,做為一種創作的形式,似乎總不脫浪漫的情懷、喃喃自語的刻板印象,多數人總以為,詩只和詩人有涉,與世界無關。然而,倘若你願意為自己掙出一小段時光,悄然聆聽《偽博物誌》中一首詩在心中的回響,或許會訝異地發現,循著惡地形、乾燥花、百工圖、城市贗品的脈絡讀,這些詩句刻劃了戰爭、土地徵收條例、日本311大地震、恐怖攻擊、福島核災、違約交割......文字中的凝視和場景,如此殘酷地點出眾人的麻木與無動於衷,如此實際坦誠地映照著我們的生活。我們當然可以決定忽視、選擇遺忘,只可惜這些不平的、無可避免的創傷確切地佇立在一旁,而這些詩,是詩人或目睹或參與事件的結果,是詩人或咀嚼或內化之後的鳴響,那是致命的一擊,提醒我們必須正視。

在《偽博物誌》裡,我們依舊能妥貼地感受到在前一本詩集《嬰兒宇宙》中,那顆純真熾熱的心,也會讀到在《樂園輿圖》的散文中所思所感的雛形,在本次詩作中臻於成熟。《偽博物誌》堅定地告訴世界:詩可以展開對話;當沸沸揚揚的新聞事件、城市樣貌、喧嘩的日子凝鍊為詩句時,人們慣習的冷漠將會毫無招架能力地融化;原來,這個世界並非與詩無涉,更不可能與你無關。

我會答應的/答應你從此在水泥地上播種/在連續壁上刻我的墓誌銘/答應我將愛你們全部/愛你給的價格/愛一條並不通往家門的高架路

--摘自〈徵收〉,寫在立法院通過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後。

當一位作家的感官敏銳而堅毅地敞開,關懷的層面持續增加,而手中的筆不曾停歇,其創作能量的積累及迸發,便不容小覷。在許多前輩作家的寫實作品,豎立足以令人景仰的典範後--羅毓嘉的《偽博物誌》開創新的突破。這或許並不是他意料中的事,畢竟,這位白天跑新聞的財經記者,在生活中僅存能夠沉澱的時刻裡,他只顧著寫、只管專注地寫。我多想再說些什麼,擁護這部作品,卻是,再多的推薦言語,不如朗聲讀出《偽博物誌》中的詩,讓這些詩句靜靜緩緩地潛進我們的身體和心靈。

世界並不完美,但有了他的詩,於是我們願意睜開雙眼;生活始終束縛著我們,幸好,有他的詩,攜著我們破繭而出。

★原刊載於博客來‧BookPost

★看羅毓嘉的《偽博物誌》

偽博物誌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