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和同事去買午餐,剛好巷弄裡來了賣蜜餞的零食攤販,一桌子酸酸甜甜,我們忍不住試吃了也買了,末了付款,賣零食的先生,恭恭敬敬的將找回的錢交到我手裡,並且說了一句:「姐姐,謝謝!」
我的臉頓時就青了。
我老媽有一天回家來愁容滿面,問她怎麼了?她說她真的老了,我連忙安慰她:老什麼?你一直維持著26腰,皮膚又白又細,臉上一點黑斑也沒有!我媽睨我ㄧ眼,搖搖手要我甭安慰,她說剛剛在公車上,有一個國小的小朋友讓位給她,嘴裡甜甜的說著:「奶奶,給你坐。」我媽說小孩子不會騙人的,她叫你奶奶就表示你真的長得像老太太了。
小孩子不會騙人,陌生的蜜餞老闆也不會騙人。
是的,我已經變成扎扎實實的姐字輩了。還有一日中午去外帶牛肉麵,居然碰到英挺得不像話的蔣友柏也來吃麵,我實在太興奮了,就一直忍著酷熱,死命貼在麵店滾燙的鍋爐邊(這個角度才能看到帥哥),鍋子裡沸騰的水餃浮浮沉沉,我的心也上上下下。有一時間,我真想上去遞名片,遞名片幹嘛?我也不知道,反正若是七、八年前的自己就常常這樣幹,看到欣賞的人就遞名片,隨便說幾句話,來日自有合作之時――當然,那時我還不是姐姐編輯。
「那時」,我還常常為了邀書,一個電話直接就打到企業老董的辦公室,一次又一次,打到老董接電話,批哩啪啦自我介紹,稀里嘩啦談心中的夢想之書,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會笑話你。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怕人笑話了,出手就慢了。
我想,大概就是同一時間吧,有人開始稱我一聲「姐」。這個「姐」,就像是「葵花點穴手」,噹的一聲就把人給定住了。
不過,江湖也有言,既有點穴手,就有解穴手,夏日炎炎,我來練練。(文/牛小兔)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