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日上網查資料,循著線索開了幾個視窗之後,照例就迷路了,去到了一個陌生的部落格。因為版主的文筆實在太有趣,我逐篇點開庫存的文章,等到抬起頭來,已是兩個小時過去。

這麼有趣的文字,我毫不猶豫,立刻著手聯繫。好不容易通上電話,沒想到,對方很不好意思且尷尬的說,一年前他曾經投稿給我們,不過我們退了稿,他才轉到另外一家出版社。
哇!羞愧羞愧,其實尷尬的是我啊。

且不論這位作者後來在他社出版的銷售如何,我居然完全不記得此事,假設當初確定是我自己看的稿子,為什麼那時沒有這樣驚艷?
那天手上工作太多、趕著出去開會、急著將積稿出清、投稿的編排不佳、天氣不好、身體不適……種種種種,還是我自己心境變了,朝秦暮楚,審稿的標準也不相同?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流傳的,有位作家寫了一本書稿投稿,出版社錄用了,並且發給插畫家配圖。一個月後插畫家完稿了,將書的文字稿寄還給出版社。隔週,這個插畫家沒收到支票,收到一封退稿信。
三十年前,有一個無聊小作家,把1969年美國國家書卷獎的作品《STEPS》整本書重新打字,換了作者名字,然後寄給近30家出版社及作家經紀人(其中包刮原書出版者――藍燈書屋),結果全部被退了稿。退稿信上儘是一些言不及義的話,沒有人認出這本書是一部得過獎的重要作品。

這樣說,不是要為編輯脫罪,是想安慰那些被退稿的作者們,真的,有時候不是你們寫得不好,資格再深的編輯也都有昏了頭的時刻。

再說一個故事,詹姆士凱因在1943年出版了他的成名作《郵差總按兩次鈴》,一時之間造成了轟動,其實,這是一本充滿了「性」與「慾望」的懸疑小說,內容和「郵政」毫無相關。那書名何來?作者凱因說,這是為了紀念小說出書前多次被退稿,每回郵差送來退稿信時,總會按兩次門鈴。

如果我按錯了鈴,請原諒。並請繼續創作。

(文 / 牛小兔)

(上面有些故事,來自我們去年出版的《退稿信》一書,這本書收錄了許多大文豪的退稿故事,我讀的時候覺得好好笑――嘲笑同行有時是能紓解一些工作壓力的,直到自己加入被嘲笑的一環……)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