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高中,我的世界是傾斜的閣樓下雨且向晚。
我的作文很好,一路從校內比到校外,從縣賽、北區賽、全省比賽,一路奪冠。我的導師、國文老師、教務主任分別得到許多嘉獎,因此在學校我有許多特權,比如我不用參加每日朝會,老師讓我在教室裡讀閒書;比如我的英文很爛,老師不能讓我當掉,就在辦公室裡為我舉辦一個人的補考;比如說同學要抽籤決定誰能參加暑期自強活動,訓導主任卻給我保障名額……

同學看我的眼神分為兩種:一半是崇拜,一半是憎恨。
我很困惑也很憂鬱,世界太年輕,我還不懂得處理那些複雜的感情。

其中,我談了一場戀愛,一場放在小說中都會有人嫌太扯的椎心愛戀。然後我失戀了,然後被老師與父母發現了,然後是激烈的撕扯與衝突,某一方面,我又變成了壞女孩。我的信件一一被拆,我的回家時間被管控,我的學生車票被算好了剛好每週從家裡到學校的格數。我常常在週六中午放學後謊稱有輔導課,走長長的路到碧潭看湖水從碧藍到金黃到灰黑。

世界在榮寵與屈辱兩極擺盪。
愛情親情師長都不站在我這邊,我一個人站在懸崖上面。
有一天下午我換上了最愛的洋裝,吞了家裡藥箱中一罐治感冒的藥,躺在床上,用洋裝的長繫帶往頸項繞去……

還好我還能在這裡為你敲下文章。
不能呼吸、舌頭上頂的窒息感,讓我整整咳了半小時,咳到眼淚鼻涕都掉下來,而那罐藥可能是因為過期失效了,我只是拉了肚子。

那時候心怎麼會那麼痛啊!痛到連自己都不想要了。

那時候如果有一個老師,只要一個,他來握握我的手,告訴我「他懂。」、告訴我人生多滋味、告訴我愛情的真相、告訴我世界上有比掌聲更重要的事,那麼我的人生會不會有一些些不同?

我是在這樣的情緒下讀游森棚的書稿,熱的心、濕的眼。
他不只是帶你去知識殿堂的老師、也不只是春風化雨把頑劣學生教成用功孩子的老師,他是用生命與精神全心去對應你的老師。手指一點,給你一個方向、一個世界,拍拍你的肩,鼓勵你去探索。路漫且長,有時你會恐懼,有時你好軟弱,但你知道不必回頭,老師就站在你身後,張開麥田捕手的溫暖雙手。

如果我有這樣的老師……

(文 / 牛小兔)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