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嗆書」的單元,以往都是以文字嗆!
第一次出現用圖片來嗆書的喔!
這張來自建中同學的教室寫真,可真讓人笑翻了!
要知道這張圖片為什麼好笑,請看游森棚老師的「對聯」!

PS.套句游老師的話:「女性讀者別生氣,原諒這群和尚學校的男生吧。」




對聯

我走過去拉開黑板。

「老師不要開!」他們都笑了。

拉開黑板,露出後面一層的白板,畫著這些學生顯然是下午在這裡畫的、密密麻麻的流程圖方塊和上下分類表。

然後,所有的方塊都連到一個至高無上的方塊,「人生幾何」。

 

聰明的學生都很有幽默感,而我總是被建中學生的幽默逗得搖頭苦笑。這是身在其中才能享受的樂趣。

這個戲謔的傳統其來有自。建中的校刊,《建中青年》,最受歡迎的部分不是文藝創作,而是笑話專欄「逍遙遊」。典故取自《莊子‧逍遙遊》,「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所有老建中人都只會背到這裡,因為接下來就是瞎掰,寫得洋洋灑灑,卻是編輯自己寫的。

幹嘛瞎掰?因為整個瞎掰的《莊子‧逍遙遊》會排版成一個方塊,第一行橫著唸,就出現,「北一女的新書包真難看。」這是我讀書時代的遊戲了。每一期校刊的逍遙遊封面都是經典,都藏著這樣的遊戲。

一個聰明的和尚學校裡,師生都已經習慣自娛。


直到現在,每每我走過教室,看到一整排桌子的校名噴漆,我就忍不住笑出來。好端端的「建國高中」總是被頑皮的學生用立可白塗成「建國搞中山」。(女性讀者不要生氣,原諒這個年紀的和尚學校學生吧。)


但是這種樂趣還是關起門來享受比較好。我常想,建中總是做考場,那些來這裡的考生放眼望去看到每一張桌子都是「建國搞中山」不知做何感想,這真是破壞校譽,對建中的美麗幻想是否當場碎了一地。

教室馬上就要布置,我要先打預防針。


「馬上要教室布置了,這裡有一些話要說,請負責的同學特別注意一下。」

「???」學生仰頭看我。

「要怎麼布置我都隨便,我鼓勵創意,但是不要『太誇張』。」

「什麼是太誇張?」亦德問。

「我舉幾個學長的例子。兩邊的柱子不是都會寫個什麼東西貼成對聯嗎?」

「嗯?」

「『學海無涯,唯勤是岸』就很中規中矩。」

「嗯。」

「去年有一個班寫『學海無涯,回頭是岸』。」

大家都笑了。

「還有一個班是『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

笑聲更大了。

「還有『不經一番寒澈骨,哪得鼻香撲梅花』。」

「還有『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

這個完全正常的對聯放在這裡真的很好笑。全班開始拍桌子。

「老師,以前你們班是什麼?」

「我忘記了,但是黑板上方的橫批我還記得,『禮義廉恥』。」

「好沒創意。」他們露出失望的表情。

「還沒完,後來『恥」那個字沒有黏牢,就掉下來了。然後變成『禮義廉』,一直到畢業。」

「無恥!」亦德爆出這一句。同學都笑翻了。


「我看過最好笑的對聯是這樣。」

我慢慢在黑板上寫下:

 

山中搞國建

焉能無功成

 

橫批

大好的美景

 

全班的笑聲幾乎掀翻天花板。幾個同學笑到岔氣,不停咳嗽。

我說:「這就是太誇張。懂嗎?」


放學了,我繞到數學教室去做最後叮嚀。校隊選手下星期一就要參加比賽,按往例我安排數學教室放給他們討論。這間數學科專用的教室有冷氣,雙層的黑板,全新訂做的開會桌和椅子,以及整圈的書架和教材。比賽前一個星期全天候開放給選手自習。


推開門,教室裡幾個學生很專心在想題目。另外兩位正交頭接耳討論。但是黑板是乾淨的。早上我上幾何特訓的課,解析幾何、綜合幾何、射影幾何,畫得亂七八糟的黑板現在已經擦得乾乾淨淨,看不出一點痕跡。


這真是值得稱許。但我轉念一想,不對,這可真令人訝異,頗不尋常。這些學生在還沒離開之前就主動擦黑板,是令人驚奇的。


我走過去拉開黑板。

「老師不要開!」他們都笑了。


拉開黑板,露出後面一層的白板,畫著這些學生顯然是下午在這裡畫的、密密麻麻的流程圖方塊和上下分類表。

每一個方塊裡寫著一個幾何,複數幾何、綜合幾何、三角幾何、向量幾何、微分幾何、雙曲幾何,一個方塊用箭號拉到另幾個方塊,織成密密麻麻的一張網。

旁邊還有小字說明,解析幾何可以解決綜合幾何,綜合幾何有時候可以用三角幾何,解析幾何也連到複數幾何,複數幾何再連到向量幾何,射影幾何可以用解析幾何,綜合幾何有時可以處理射影幾何。

然後,所有的方塊都連到一個至高無上的方塊,「人生幾何」。


我大笑,這種幽默實在太高級了。


本文摘自「我的資優班」 游森棚教授@著
出版一個月,已經再版三次了喔!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