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三傍晚,和平日沒兩樣,我換上運動鞋、運動褲,走向住家附近的運動場。

今年秋天跑得特別快,幾場雨,把溫度都拉低了。我還來不及整理出冬衣,只好穿著薄薄的短T恤。我縮著脖子,大概有點像忍者龜。

「喵~喵~~喵」我停下腳步,咦?咦?這地方怎麼有貓叫聲?這裡是個小巷弄,沒幾戶人家,只有一個小公園,那這貓是在哪兒?

我左右張望,沒有!沒有!奇怪。

我開始學貓叫「喵~喵~喵」,好像尾音應該拉長,「喵~喵~~喵」我又叫了幾次(還好沒什麼路人,不然有點尷尬)。

我學貓叫,貓就會現身?我也不懂這是什麼心理。大概就是像如果家人、朋友叫我們,我們就會回應嘛。

沒用。

過一會兒,貓又開始叫了。(我阿甘的想,學貓叫可能還是有用。)

這下可讓我找到他了。他躲在一輛積滿很多灰塵的車子下面。

結果,我做出比學貓叫更令人尷尬的事。我趴在車子旁邊,然後一邊喵喵叫個不停。

也終於讓我看到他的模樣了。他是一隻大概剛出生不久的小貓,顏色黑中帶黃,個頭迷你,一雙小眼睛在黑暗中閃啊閃的。

最可愛的是,哇,我喵喵叫,他也喵喵叫。

我心裡OS:來吧!讓我帶你回家。家裡有暖暖的小窩,還有一隻大大的金吉拉給你作伴。

但這樣好嗎?一個朋友家本來有隻成貓,後來多養一隻兩個月大的小貓。成貓有幾次簡直坐在小貓脖子上狠揍著小貓。那氣勢就像在說這個家,有你,就沒有我。誰說一山不容二虎?一家也是不容二貓吧!

我顧不得腦袋裡紛亂不一的想法,但重點是躲在車子下的小貓,一點也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老實說,我趴得也有點累了,膝蓋微微酸,兩雙手更是撐得很吃力。

我們兩個這樣僵持,真的也不是辦法。

天氣涼了,他晚上會不會冷?他還是隻小貓,媽媽在哪裡?他肚子會不會餓?

打電話給動物保護協會?但小貓又沒受傷或遭虐待。打給119?但小貓也沒掉到水溝或卡在牆縫……

我也有想過,買鮮奶倒在碗裡,誘引他出來(這一招,應該是受到小學國語課本的影響)。

最後,我拿了旁邊的枯樹枝,開始在小貓的藏身處揮動。我很小心,就怕傷著小貓。

敏感的小貓,當然還是沒接受我的「搭救」。

倒是我是要去跑步的,差點就忘了。

這來得早的秋天,不只讓貓發情,也讓人易感。

(文/我的貓)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