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牛小兔)

我的大陸作者已經寫了三封信談同一件事情了。

這個純文學創作的作者,他問我:出書之後,有沒有打算在台灣辦記者會、簽名會、巡迴講座?
如果讀者的你是同行,看到這裡,心裡一定很想笑,如果你仁慈一些,你會搖搖頭,這個作者太天真。但此時我卻很沮喪。

前面兩封信,其實我已經很委婉的說明台灣的狀況,這樣創作的題材很難在台灣辦大型活動。事實上,台灣有四家報紙媒體,只有兩家每週有讀書版面,扣掉每周書評、國際文壇,如果不能成為當週的熱門話題,其實已經沒有版面;三家文學雜誌(地區性的雜誌不算在內)各擁出版社,難容異聲,更何況,他們都沒有採訪編輯的配置。

辦活動不難,難的是效益。重點不是活動本身,而是他能否製造話題、搏取新聞版面,讓出版的訊息散播出去。如果沒有,辦活動只是讓作者尷尬啊。

我的作者不敢相信,台灣的新聞自由羨煞對岸,新聞頻道那麼多,有作者願意現身、怎麼會沒人採訪?

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創作」本身對新聞媒體而言是沒有吸引力的,你寫了什麼、怎麼寫,也不是重點,如果沒有話題性,這些都還不如「南投有隻小狗吃西瓜不吐西瓜皮」、「殯葬業徵才限制三圍身高」、「某牙醫左臉酷似周杰倫、右臉超像趙建銘」來得重要。

幾年前同行聚會,還開玩笑說「小說家現在不跳火圈,上不了新聞啦!」但沒多久,政客們小丑跳樑跳得國家棟樑都歪了之後,這一招已經不管用了,我們只好再退三步說,現在純文學作家如果沒有生病、不是往生,或是病得死得不夠離奇,其實沒有人會把麥克風遞給你。

我當然不能這樣告訴他,但在第三封信裡,作者顯然對我的委婉訴說有些失望,他說,在彼岸出書時,出版社可是動用了百家媒體力量宣傳啊。

我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信,默默將收件匣、電腦一一關上,螢幕倏然變黑的那一霎那,心中突然冒出唯一的光,好想對他說:真的嗎?哪裡有百家媒體可以宣傳文學書?求求你,帶我去那個地方吧!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