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中樂園「八大」要裁撤了,楊排長哭了...... 

[外島書03] 愛情墳場
        作者/何致和 

營區沒垃圾車,連上日常製造的垃圾,只能暫時集中在營舍後的垃圾坑。每隔十天半月,營上會調來軍卡,派幾名公差下坑把垃圾鏟上車,再運至島嶼偏遠處的懸崖往下倒。 


經過烈日曝曬的垃圾並不好聞,蒸騰出的氣味只有菜鳥可以忍受。我們用小毛巾包住口鼻,心一橫便往垃圾坑跳。裡面什麼都有,廚房每日的殘羹菜屑、廁所黃黃白白的衛生紙、各式古怪物品裝備……其中,幾乎每次都會見到的,是撕成碎片的相片和信紙。

每當我們從黏膩作嘔的垃圾中挖到這樣的紙片,都會特別把它們集中在一起,幾顆頭碰在一起當成拼圖還原,看看又是誰的女友負心離去。但是從來沒能成功。這些曾被某人珍藏的信紙相片,先變成無意義的破碎符碼,才被我們運到懸崖邊的垃圾場,隨手往下一撒。

望著漫天亂舞如煙火爆開的紙片,我們才驚覺這裡的風大得令人心驚。


 [外島書04]
  不一樣

軍中樂園「八大」要裁撤了。消息傳來,楊排沒一天笑過。

排長是八大常客,儘管那裡老早前就只剩下一位小姐,卻無損他周周進場的興致。八大有兩個售票窗口,區分軍官和士兵。我們笑他,買的是軍官票,進去見的人卻和士兵一樣,平白多花錢當傻子。

面對質疑,楊排總搖頭說:「不一樣,不一樣的。」

八大小姐離島那天,楊排拉了幾個人陪他送船。他一反平日豪邁,到碼頭後竟躲在我們身後,像小男孩扭捏。眾人滿心期待,但當神祕的八大小姐走出候船室時,我們全都嚇壞了———那根本是個色衰的婦人,滿臉盡是歲月和無數青壯男子摧殘過的痕跡。

接下來更令人驚訝了。我們看見她走上舷梯,在艙門口往下望,似在尋找什麼。左顧右盼後,她的視線落到我們這裡,興奮揮了揮手,綻出少女般的亮麗笑容。

我們一起轉頭,發現排長已掩面哭了。這時,大家才相信他的話。的確是不一樣的。

 

 

 [外島書05] 學長與學弟 

啵一聲悶響,緊接淒厲哀嚎。「小黑掉下來了。」出去查看的班長說。

最近有人抱回黑白兩隻幼犬,小不嚨咚煞是可愛。礙於指揮部禁狗令,連長規定只能把狗養在屋頂。小狗大概想看我們在中山室裡做什麼,才不小心跌落。

「摔傷了嗎?」

「好像沒有。」

「那就放回屋頂。」連長說。

沒隔幾天,同樣地點,又是一聲悶響加連串哀嚎。

「小黑又掉下來了?」

「不,這次是小白。」

「再放回去。摔過一次,以後就學乖了。」

連長說得沒錯,兩隻狗果真未再跌落。倒是有人見屋頂可以養狗,便又抱來一隻幼犬小花。於是,有三隻小狗在我們頭上跑來跑去了。

我們擔心小花有天也會掉下來,卻沒想到這麼快。和前兩次不同的是,沒聽見摔落聲,倒先傳來小狗的哀嚎。我們循聲抬頭,登時傻了眼:晚一個月來的小花,正被小黑小白合力推著,一點一點往屋緣移動……

啵的一聲,新來的小狗像傘兵一樣,準確掉在前兩隻狗落地的位置。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