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友人一同騎著小小摩托車,赴那三年前因雨折返的約。
行至淡水與三芝交界處,我們又遇到了老問題——就在不遠處,天空盡是一片灰黑。

前日的氣象預測說得很準,「基隆北海岸降雨機率零」。受夠了這種誇大不實的說法,儘管心中認為不會下雨,但我們仍舊抱著可能遭遇天有不測風雲的心態,越過了三年前的折返線,到達第一個休憩地,石門。
在石門的時候其實就已經飄起了絲般細雨,望著對向車道的雨衣客,我想車箱裡的「東西」恐怕得派上用場。
 
拍了幾張介於自然光與使用閃光燈環境的數位照片,此時,北海岸的風逐漸拂起,我與友人相視而笑,嗯,我們已經做好萬全準備了!
海岸線確實出奇的美,雖不若東海岸的那般險峻壯闊,但這種較適合人性心理狀態的四線道,走起來是較為優遊自在的;可是愈來愈暗的天空讓我不知不覺的加快前行腳步,無暇注意於灰濛濛的海天一色。

路標是無助旅人最好也是最善變的朋友,此話怎說?以這趟旅程為例,當我們好不容易發現目的地「金山」,它的名字後頭跟著「12」的時候,迎著風雨的友人與我都雀躍不已。「半小時前是20耶,我們就快到了!」殊不知是摩托車的時速指針有問題,抑或我們對於時間的感知開始錯亂,騎了好久好久,下一次出現「金山」的時候,那個數字居然是「10」!

兩公里?三十分鐘?我們是用走的嗎?此時我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一輛輛小轎車急駛而過,並且滿載愧疚的暗暗對友人說著抱歉抱歉了。

是人在不熟悉的環境,對於時間的無助感作祟吧?雖然我很想把一切責任推給無情無意的路標。不知又過了多久,金山又和2媒合了,但我沒有任何興奮之感,「只要讓我們到目的地,就好了,就算是寫的是200也可以~~~」。

果然,又經歷了半個小時,2轉到1,金山也變成了金山市區,我在加油的時候順口問了加油人員真的「金山市區」怎麼走,看著他的手指指向不遠處的小7,我的臉,滾下的究竟是雨還是淚?

五分鐘後,我停下車,抹了抹安全帽護目鏡片,金包里老街五個大字映入眼簾,我們猶如見到綠洲般的沙漠駱駝客,按圖索驥找到了傳說中的超級鵝肉店和三球古早冰,很滿意的飽食一頓,也順手帶了一盒金山地瓜,做為這次辛苦行程的奢侈慰勞品。

回程就不再贅述了,因為基隆的雨和擁擠的車陣,讓我至今仍不‧寒‧而‧慄!

P.S. 特別感謝商情搏命演出的友人,能夠將妳濕漉漉卻毫無怨言的倩影鎖在相機裡,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回憶。

 (文/Felix Baumgartner)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