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總有一天等到我」

很人問趙可式,妳是醫療專業人員,怎麼還會得癌症?她的回答是:「我當然會得癌症,因為多年來我過的是非常不健康的生活!」她用「總有一天等到我」來看待她自己的病人身分。

她自我檢視,多年來生活忙碌、飲食也不注意營養、缺乏運動、不曬太陽,自己知道有一天會被宣布得到癌症,「早就該得了!」

她有多忙?準備去動手術的那個學期,她有12門課,其中有4門從頭到尾由她獨挑大樑,有8門和別人合開。得知罹癌,她沒有辦法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去開刀,前年9月底被診斷,為了交代、安排課程,一直等到10月17日才去住院,可見她手上的事情有多少。

在動手術之前,趙可式交代了遺囑,這不是她第一次手術,也不是第一次寫遺囑。

趙可式側過頭,露出右耳下方的傷疤。其實她從不遮掩,這是她第一次開刀留下的痕跡,那年她十五歲,右邊內頸動脈長了一個神經纖維瘤,手術極危險,於是姊姊買了整盒巧克力給她。家境明明不好,原是連一顆巧克力都要和姊姊分的,這次卻有一整盒。

敏感的十五歲少女就在開刀前寫下遺書,直到手術成功了,她才把藏在枕套裡的遺書丟掉。

四年前又在差不多的位置摸到一個淋巴瘤,切片切不到,動手術切除,術後整個顏面神經麻痺,好一陣子眼睛閉不起來,必須要蓋著紗布才能睡覺,但瘤子是良性的;另外腹部也動過兩次刀,分別是巧克力囊腫和腸子也長過一個瘤。

帶著學生照顧病人時,趙可式常把自己當作教材,告訴要動手術的病人別怕,「你看,我一身都是刀疤」。

生過這麼多病,趙可式從未鬱卒,每天都很開心的活下來。每次開刀,趙可式都以為自己是癌症,「結果都不是,這一次,終於是了!」語氣非常豁達。

本身是醫護人員,有些事她自己心理有數,「我知道已經轉移了」,所以她要把該交代的事情都交代清楚。她花了二天改寫遺囑,連追思彌撒要請哪位神父舉行、放哪張遺照,她都準備好了。她甚至想到,會有很多親友、病人、家屬參加,一輩子講述生死學:「我要利用我的追思彌撒,讓人家對死亡有正向的觀感。」

記者魏忻忻/報導 【 2008-01-08 / 聯合報 / E2版 / 健康 】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