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特十年級時,又去參加了才藝演奏會。我又一次告訴了他,志在參加,不在錄取。他說:「你去年也是這樣告訴我。」問題是,這次我的另外一個鋼琴學生布蘭登也參加,而且他是高三生。我心想他們一定會選布蘭登的。他們面試那天我有事不在,一回家,我就打電話問裁判,也是我的好朋友愷莉,面試的結果。

她說:「喔,讓我告訴你。華特來彈的時候,他感冒得很嚴重,根本沒有聲音告訴我們他的曲目,他就寫在黑板上。你也知道我們音樂教室的鋼琴,上面堆滿了譜啦、報告啦。好,他敬禮後,就開始彈了,貝多芬《月光奏鳴曲》的最後一個樂章。他一開始彈,鋼琴就開始震動。鋼琴上的東西一個個掉了下來,管樂老師還想過去把那些東西拿走,可是這些都沒有影響到他。他一直彈,一直彈,好像這個世界只有他和鋼琴存在。我們評審聽得如痴如醉,好令人震撼的曲子啊!他彈完最後一個音,鋼琴上的最後一本筆記本也掉下來了。他敬禮走出去。我們評審說,面試到此結束,不用評了。」

我緊張地問:「什麼意思?」]
她說:「是的,我們必須考慮高三生是最後一年,給他們機會上台,但是華特的才華是有目(耳)共睹的。我們不選他的話,就太不公平了。所以,是的,他錄取了!」

華特那次的演奏非常成功,還贏得長達五分鐘的喝采。他來上課,說:「老師,我這次上台,完全不緊張。而且,我彈得比平常還好。你知道這種感覺嗎?」我點頭。
他想了一下說:「It’s awesome!」我完全了解。Awesome,美國孩子很愛用,翻譯成中文,等於「太棒了!」的意思。不過,我知道他的awesome,在這裡是指成功的感覺。我知道在那一刻,他已經不是孩子了,而是往演奏家的路上。

他問我,如果他走演奏的路呢?頓時,我想起電影《心靈補手》。
Will是一個數學天才,但自己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是個壞孩子,因為爸爸常打他,一定是他不好。後來,爸爸還不要他了,他就隨寄養家庭四處住。不過,他一直沒有原諒自己讓爸爸那麼生氣。他發現他很喜歡做數學問題,便到哈佛大學當工友,清掃教室。等學生都下課後,他就到教室做起教授沒有擦掉的數學問題。

有一天,他被數學教授發現了,數學教授想要栽培他。可是因為他有暴力前科被拘留,法庭讓他去和數學教授上課,但唯一條件是他必須去看心理醫生。心理醫生和教授是好朋友,一天他們談到了Will的未來。

數學教授說,如果Will沒有走學術路線,是數學史上一大損失。而心理教授說,這不是我們的人生,這是Will的人生,我們不能為他決定

我想到這裡,問華特,他自己想做什麼。他說,其實他對科學也很有興趣。華特的功課很好,進醫學院沒有問題。
我說:「華特,不管你想學什麼,你都可以做得到。當然,我非常私心的希望你走鋼琴的路。你若決定走鋼琴演奏,我當然會幫你進好學校。但我不是你,我不能為你決定。你得自己決定。」他點點頭。

我告訴好友傑瑞,他也是鋼琴教授,也聽過幾次華特的演奏。他差點昏倒。
「什麼?你這樣告訴他?我可以幫他寫推薦信到密西根大學的。」我看著他,他笑了。
「ok,我知道,我知道。不過,獅子老師,真的,要是他是我的學生,我絕對不會告訴他什麼『人生是你的,你自己決定』之類的話。」他牙癢癢的非常想教訓我一番。

傑瑞告訴我,應該送華特去參加大型的鋼琴比賽。我們開始研究起華特的未來,兩個老師對他的鋼琴憧憬畫了一幅美麗的藍圖。
那一陣子,華爸爸被公司裁員。華爸爸很了不起,雖然沒有工作,但他每天早上六點起床,穿上西裝,送孩子上學。回到家,就找工作,寄履歷表。那陣子我不願意收華特的學費,但華爸爸不肯。他說,沒有工作只是短時間的,他會很快找到工作。

那一天,我和華爸爸華媽媽在廚房喝咖啡,我很高興地提起傑瑞和我精心為華特設計的鋼琴藍圖。華媽媽在泡卡布基諾給我喝。「對,不用加糖,謝謝。所以,華特今年可以參加州立比賽;那明年呢,可以參加北東大賽。而且,傑瑞教授還可以幫華特向密西根大學推薦他……」我一面講,一面喝咖啡。

華媽媽忽然跑走,我覺得奇怪,接著我聽到她大哭的聲音。我看看華爸爸,他清清喉嚨說:「獅子老師,我找到工作了。」華爸爸竟然哽咽了。

我說:「那太棒了!恭喜!」 他低下頭說:「是在芝加哥……」
頓時,我的心被挖了一個好大的洞。
「那是什麼意思呢?」我問。
華媽媽跑進來,抱住我說:「我捨不得你,孩子捨不得你啊……」我要說什麼,但一張口,眼淚就流下了,只有把她抱得更緊。我們三人哭成一團。

華特要搬走時,送我一個禮物。我打開,是一個珠寶盒子,裡頭是一條小碎鑽的項鏈,項鏈的一頭是一顆星星。
卡片上他寫著:「親愛的鋼琴媽咪:你是我的star。謝謝你。你的鋼琴孩子上。
我和華特一直保持聯絡,他常打電話給我,報告學琴的進度,今年華特也上大學了,他拿全額獎學金入哥倫比亞大學,主修化學,但他更被一個和茱莉亞音樂學院聯合的音樂課程所錄取。華特的阿公很高興!

那天高中的homecoming(高中的校友返校活動),我在學校遇到華特的同班同學飛爾。飛爾的功課很好,進了耶魯,我恭喜他。他問我有沒有華特的消息,我說我們都有聯絡。
他告訴我,他一直都不怎麼喜歡華特。他說:「他好驕傲。」
我說,他是有些驕傲,但是個好孩子。
他又說:「以前他很愛彈琴,怎麼,還有在彈嗎?」我說有啊。
「他上什麼學校?」聽得出來,有點挑釁。 我說:「他上哥倫比亞,還進了茱莉亞修鋼琴課。」

他挑高了眉毛,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這時我完全知道他接下來要問我什麼,而我答案也準備好了,就等他問。
果然,他問:「他,有那麼好嗎?」
我馬上接下去說:「是的!他,有那麼好!」(全文完)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即將出版之《琴鍵上的教養課》~!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