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我的貓)
這幾日,我一直被一張電影原聲CD弄得心情軟塌塌的~
他是個小男孩,非常敏感、害羞。每一回,父親離家出差,他和其他的兄弟姐妹不一樣,他無法站在門前和父親笑笑說再見,他總是躲到不見人影,然後一直到父親的車子駛離了,他才在車後拚了命的用力追逐。

夜裡,當其他的兄弟姐妹正好眠,他偷偷溜下床。他看到客廳的燈光,母親的側影在鋼琴邊,他挨著母親的身軀,也坐在鋼琴前。他和母親溫柔地互相凝視,母親開始彈琴,他們之間,什麼話都沒說,因為那互相的凝視以及琴聲已經說明了一切。

有一天,母親開車載他和妹妹出門。坐在後座的他,看到駕駛座右前方的鏡子裡母親溫柔的眼神,他開始目不轉睛的盯著鏡子看。母親後來也發現了,她凝視著右前方鏡子裡的小男孩,充滿了慈愛與憐惜~

突然間,一個轟隆巨響,車子瞬間整整翻轉了360度~

小男孩長大了,他在鋼琴上的天賦讓眾人驚豔,而從古典鋼琴跨足到爵士鋼琴,他一點也不遜色,甚至和知名小號樂手查特貝克合奏,迅速走紅、揚名國際。樂評說他不煙、不酒,琴卻彈得那麼好、那麼動人,簡直就像音樂界裡的模範生。而在電影院裡的我們,感受最深的是,從小到大,他那害羞敏感的眼神都沒變過,只有一種像小動物般怕生、害怕受傷的眼神一日一日加深。

他對女友說自己的母親死於腦癌。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腦海裡充斥著一種他非常熟悉,時常縈繞在他耳邊,卻始終不懂到底是什麼聲音的「控控控」聲。

他事業如日中天,但卻傳來查特貝克的自殺身亡消息。他抓狂了,他把自己狠狠鎖起來,他要跳樓,因為他堅決認為自己就是兇手(一如當年他也讓母親死亡)。

住院幾次的他,開始放逐自己,連唯一幫他抒發心裡情緒的音樂都沒法救他,他甚至故意亂彈,讓大家都覺得他徹底瘋了。他怎麼樣都解不開心裡的結,而家人對於過往發生的悲劇也絕口不提。他,一個人,孤單寂寞,他,一個人,躲不過心裡最深切的悲傷與自責。他,38歲,親手結束自己的生命。

有幾幕,讓人不斷嘆息。
當他開始自殺,他被安排與父親同住。在黑暗的夜裡,有一個削瘦的身影,怯生生的、顫抖地坐在鋼琴前,他手上有一把剪刀,他發狠的、用力的、毫不遲疑地往自己的掌心刺,他痛徹心扉的吶喊著:「媽……爸……」。(他先喊媽媽,再喊爸爸,可見他對母親的想念與依戀有多深,或許他只能藉由如此瘋狂不理智的方式,才能將心底那份最迫切的需要喊出口。)

他生前最後一首獨奏作品〈能飛得多遠〉,在他寫給父親的遺書裡,他提到不想成為父親的負擔,他想看看自己,究竟能飛得多遠?(但他明明親手選擇結束自己,我們心疼的想問,難道在另一個世界,他可以飛得更遠嗎?)

一直在他腦海裡,不斷盤旋,甚至幾乎像惡夢般的「控控控」聲,原來是小時候他和母親發生車禍時,車子因為整個翻過來,而只剩在漫天灰塵中,輪胎持續不斷空轉的聲音~(對女友說自己母親是死於腦癌,像是一種自我欺騙?還是小時候家人為了保護他,而給他的一種說法?)

小男孩同時承受著兩種痛,一種是失去互相依賴的母親的巨痛,另一種是彷彿自己成為殺害母親兇手的痛。這兩種痛沒有在當時獲得撫慰與抒解,反而在小男孩長大後,用力地吞噬住了小男孩。

這是義大利爵士天才鋼琴詩人盧卡佛洛瑞的真實故事《寂寞鋼琴師》。一位羅馬市長偶然聽到盧卡的唱片,驚為天人,他無法自拔的發狂找盧卡的資料,做各種採訪,收集沒公開的曲目,最後寫成了傳記,傳記因而被拍成電影。

連羅馬市長都無法拒絕,那就讓充滿魔力的悲傷聲音,讓我再軟幾天好了~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