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牛小兔)

有時候,我們看到食物便會想起某個人,某個時光。

比如說,普魯斯特吃了一塊瑪德蓮娜蛋糕,走回了幼時姨媽的房間。
比如說,自從我們出版了法國最露骨的情色小說《杏仁》(我們主編堅持是「情色小說」,絕非「色情小說」),每次我看DVD嗑杏仁果時,會因為想起書中男人輕喚女主角:「我的小杏仁啊啊啊$%@#*~……(以下兒童不宜刪去500字)」而突然被食物的殘渣噎到。

又比如說,有人講起葡萄酒,我不會想到我的酒保作者,倒是馬上想起我的好友S君,先不說他如何愛喝酒,他高喊戒酒就像女人的經期,每月一次,這個月結束了,下個月還是會再來。
再比如說,今年生日那天中午,我幾個夭壽同事買了一大盒滷肥腸來請我,她們深知我愛腸如命,勸我以「大腸君」之名開一個部落格,廣邀天下腸友。問題是,以蛋糕、杏仁、紅酒憶人,都尚有美感,我可不願意朋友們每次看到肥滋滋的大腸料理就想到我的臉,這記憶豈不太油膩膩了些?

上週五,同事帶了一張7-11端午節預購肉粽的DM回來,看到琳瑯滿目的肉粽介紹,我突然想起了一位老同事水星雲。
水星雲非常善於廚藝,也樂於此道,以前有位同事懷孕,口味極刁,她幫挑剔孕婦連續帶了幾個月的便當。小雲兒的辣椒小魚堪稱一絕,好一段時間,是我們夏日中午必配佳餚,後來他還收集了大小各種玻璃瓶罐,依同事的喜愛辣椒的程度,細心的幫每個人量身製作了一罐。

同事的幾年之間,最開心的日子就是端午節了,小雲兒的湖南粽子秉承古法生米入粽,不加調味料,也不花俏的只放了一片火腿,在新鮮粽葉的包裹下,燜煮到每一顆米飯都吸飽了火腿的肉香,竹葉的清香,你聞到那個香味,減肥這兩個字立馬被丟到生命之外。
那時我常覺得,小雲兒既使不做編輯,去網路上光賣小魚辣椒與湖南粽這兩樣產品,然後用她最擅長的勵志筆法寫文案,她的網站也一定會大紅!

好些日子沒聯絡,雲兒都不知道雲遊到哪裡去了?也不知湖南粽安在?我突然好想念她。端午又要到了,如果雲兒看到這裡,回來看我們吧!(咳咳,別忘了帶著粽子……)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