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爵士)

記得是兩年前吧,Y跟我說她最要好的朋友自殺時,我除了相當相當震驚之外,心裡滿是問號。

當然,我和她的朋友完全不相識,也從沒見過面,只是這個女生常在我們的聊天話題中出現。依Y的描述,她是一個聰明、長相美、身材好得不得了的女生,還嫁了一個有錢、疼愛她的老公。

也因為經濟闊綽,她婚後沒上過班,每天一醒來就是找朋友吃飯。吃的飯菜也絕非我們這些(或她們那群姐妹淘)能負擔得起的。而且從她身上價值不斐的首飾就可以知道男人的財力雄厚,還有,常常因為女人想吃個什麼,男人就會立刻帶她搭機去香港豪吃一頓……這種種事情每次Y一談起,總是讓我們羨慕不已。

有時我會開玩笑問Y:「是她老公常沒時間陪她,或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要彌補對她的愧疚吧?不然為何那麼寵她?」

「你錯了,她老公甚至時常陪她參加我們的聚會呢。夫妻倆的感情讓我們所有人羨慕死了。」Y一口就反駁我,「而且我那朋友藏不住話,她老公做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我們會不知道?」

總之,對於這個美女的種種疑問,我們喜歡討論,但也從來沒得出個結論。

直到這一天,Y說她這個好友在早上醒來後,穿著睡衣便上吊自殺,我更是錯愕至極。她是命太好了,覺得日子平順到太無聊了嗎?還是真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讓她不想面對?

這件事我始終沒忘記,雖然那只是一個我似熟非熟的女人的死亡。

只是最近在看馬丁.艾米斯即將在台灣出版的《夜車》時,我更是無法不去想到Y的那個朋友。或許她和書中那個死掉的女人有某種相同的特質吧──都是別人眼中完美無缺、擁有一切,最不可能、最沒理由去死的人,但她們都在讓人措手不及的情形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不可否認,這本書讓我一讀便入迷,或許是它給了我一些解答,也或許是我在其中看到了Y的角色:總覺得自己要負責任,總以為自己在最後一次和死者接觸時,如果能多安慰她一些,多引導她,或許就能避免一死。

這是一種來自死者親友的自責。每個人都會自責,但每個人都承擔不起這責任,也絕對無法讓誰去獨力扛下這責任,因為那太殘忍了。
再說,找出原因也只是為了安慰活著的人,能挽回已消失的生命嗎?

讀這本小說,我一路想著這些事,覺得那似乎也是小說格外吸引人的地方,它讓我敢於面對一些以前解不開的疑惑,也較能釋懷那些我在心裡曾經很難放下的部份。

的確,我們無法解釋別人的生命,也無從責怪誰既然擁有了完好的人生就不該選擇放棄。我們只能諒解。諒解。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