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我的貓

最近看了兩齣日劇,一齣讓我鼻子、雙眼一直處於紅腫狀態,一齣在看完後,某些片斷還持續地在我腦海裡發酵。

在東京的一條小街,一個年輕的單親爸爸帶著小女兒,在街角開了一家溫馨的小花店。這家花店和一般的花店沒什麼兩樣,唯獨,找不到任何玫瑰花,在這家花店裡。

而小女孩一開始出現在鏡頭前,頭上就戴著鮮黃色的頭套,只露出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骨碌碌的轉著。我好奇極了,她長水痘?怕其他小朋友取笑?還是同學間模仿起某部卡通、流行著這種裝扮?

鏡頭接著轉到隔天一早,花店二樓的陽台,一個鮮黃色的頭套夾在曬衣架上隨風飄搖。單親爸爸看著這一幕,心裡鬆了一口氣,他想他女兒終於願意把頭套拿下來了,終於要恢復正常了。

坐在客廳裡的我,也坐直了身軀,把眼睛睜得大大的。我心裡想,我終於可以看到小女孩真正的模樣了。

哪知,小女孩轉身背起書包,準備要上學去。而她的頭上,竟竟然——換了個天藍色的頭套……

鏡頭裡的單親爸爸笑了,坐在客廳裡的我,也笑了……這小古靈精怪?!

小女孩為什麼要戴頭套?因為媽媽在生她的那一天,過世了。小女孩為了不讓爸爸看到她的臉就想起媽媽,就傷心,所以才在自己生日的這幾天,都戴上頭套。
大人間的事情當然沒有小女孩想的那樣簡單,但是小女孩那樣單純、那樣直接地為爸爸設想,卻讓人很感動,而且內斂、寡言的溫潤爸爸,搭配有著圓圓大眼、可愛酒窩、嗲嗲稚嫩童音、絕佳眼技的小女兒,本身就超具說服力。搞到後來,只要他們父女倆一有交手的戲,即使沒什麼對白,我的鼻子就一陣酸。

至於為什麼花店不賣玫瑰花?那當然又是另一段催淚的故事。

除了催淚,這齣《沒有玫瑰(薔薇)的花店》日劇也深度地探討了親情與愛情、救贖與贖罪、復仇與寬容等各種人性。

我一直很喜歡日劇,日劇精緻、豐富。心情不好時,某些日劇非常激勵人心(有時,晚上剛看完一集,全身就充滿力量),有些日劇非常寫實(例如《女人四十》,40歲的女人無論要婚、不婚,或藉著逃避工作挫折而婚,或已婚有先生孩子,卻想重新走入職場,無論每一種選擇,都有不同的困境要突破,而也不會有一種選擇,是全然的幸福與開心。但,這就是人生,不是嗎?)有些非常誇張,但又感人,例如《交響情人夢》。

只可惜這幾年,韓劇大舉入侵,把日劇都打到牆角去了。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