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067.jpg
(文/牛小兔)

最近的辦公室實在是太幸福,才吃完牛排大餐,上禮拜又有好康。

因為外文線要做一本荷蘭的經典暢銷小說《起司》,要找進口乳酪公司合作贈品,找了酒保朋友牽線後,照理說就沒我的事了。不過愛屋及烏啊,這起司與酒不就住在隔壁,要壓抑那爬過去的衝動還真是困難。
那天,眼看著Jazz與Su正在商量著下午要與廠商面見的內容,我裝著不經意的就混到到旁邊去:
「啊,那個書,啊,這個……哇,你們下午和起司公司見面嘛……」
「是啊,你要去嗎?」
「不好吧!」我故做矜持卻心裡暗爽。
「去啊去啊,反正你喜歡起司!」
「不好吧……」我再做矜持心裡更爽!
「去啦!我們約一點半。」
「真的嗎?唉,這……好吧。」呵呵呵…「得逞」真是世界上最快樂的兩個字。

到了固德威乳酪公司,一坐下來老闆johnson就開了一款澳洲的紅酒(果然起司住在酒的隔壁),再送上寒天凍飲、氣泡蘋果汁,紅酒醃漬的野梅、纕著起司的小南瓜,當然接下來就是各式切盤乳酪,林林總總試了八九種,連以往敬謝不敏的藍黴起司,都因為好心又熱情的johnson教我們淋上蜂蜜的吃法,讓我狠狠的吃了一大口。不知道是因為中午太早喝酒了,還是因為被奉為上賓太陶醉了,我們差點就忘了今天是來要贈品的,只想要天長地久的吃喝下去!

這一天,對同事Su來說,可真是重要的一天。因為他對酒的天靈蓋,被johnson老闆與白黴起司徹底開啟了。
隔天小娘發起團購的福華飯店巧克力蛋糕才到(就是馬英九夜歸時,常常買給周美青賠罪用的那個蛋糕啦),Su馬上從桌下摸出來一瓶紅酒,我見狀不多讓也拿出昨天買的起司,大夥彷彿要開趴的模樣,這樣暈暈陶陶的渾渾噩噩的又喝了一場。席間聊起下個月的一本新書,一個美國落跑律師跑去法國尋找最透明粉紅酒的真實故事,不了解書的內涵怎麼能做一個好編輯呢? 做粉紅酒的書能不喝粉紅酒嗎 ?

想著想著又幸福了起來。

從來不知道編輯工作會離酒那麼近……爸,你真是太有遠見了,從小高梁大麴讓我練習,您沒白培養我啊!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