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aneju
『他們說,擁有這樣的孩子,是上天給的特別禮物。我只想說,老天,您太多禮了!』
本書的作者 Jean-Louis Fournier 尚路易‧傅尼葉,如是說。今天收到了這本即將於8/27出版新書的試讀本,感動得直想掉淚。

雖說近日飽受焦慮和憂鬱的侵擾,心情就像風雨中的扁舟擺盪、如同苦旦般的隨時可笑.隨處可哭;但,這樣莫名其妙的心情與這本書無關。

光讀這一小小本的試讀本,就心痛、拭淚、開心、笑中帶淚、淚中帶笑。

不合邏輯的語法,全是因為作者將常人視為的苦痛化成自我嘲諷的文筆。就像讀者 jane既如苦旦般的易感,卻又識破洞悉地不隨憂鬱症起肖而起舞。
以下擷錄自試讀本背頁的介紹:

有人說,生出一個殘障兒就是遇到一次世界末日,而他,遇到了兩次!

他是尚路易.傅尼葉,在法國文壇及電視圈擁有極高的地位,然而在一身的光環背後,隱藏的卻是他多年來避而不談的兩個殘障兒。遲至四十年後的今日,他決定送給他的孩子這本書,用來表達他的歉意,及永遠未說出口的愛。

然而,傅尼葉卻以異於其他殘障兒父母的幽默口吻,訴說自己的經歷,甚至輕鬆地開起兒子的玩笑。他說不想讓讀者哭泣,只想帶來歡笑,但如此輕盈的敘述,卻字字精準地刻劃出了他身為一個父親的痛苦掙扎。

相較於眾多描寫生命傷悲的題材,《爸爸,我們去哪裡?》打破了我們對悲傷的看法。傅尼葉選擇直率地嘲弄自己的遭遇,正如他所說的:「幽默,是對付痛苦最好的武器!」我們可以不流淚,以另一種方式越過生命的傷痛與困境!

「對我而言,馬修和托馬只是兩個『與眾不同』的孩子,從來都不是殘障或不正常的!儘管他們有著殘缺,卻不停地讓我們看到人性可愛與動人的地方。這本書不只是我送給馬修和托馬的禮物,也是給我自己的一份禮物!」       ──尚路易.傅尼葉

幽默,是對付痛苦最好的武器!

作者尚路易就生了兩個兒子,偏偏兩個兒子都"與眾不同",他們是殘障兒。

感覺他搖著頭,自嘲的說:
『馬修(大兒子)從來不曾感到飢餓,要有天使般的耐心才有辦法餵他吃東西,不過他經常會吐在天使身上。』

感覺他捉狎似竊笑:
『馬修沒有太多娛樂。他不看電視。但就算這樣,他照常心智障礙。』

感覺他身心俱疲的問蒼天:
『上天對我嚴厲至極.....上天編導了值得崇敬的父親一劇,還讓我飾演那位父親。我的外型與角色相符嗎?我會有影迷嗎?我們讓觀眾哭還是笑?』

感覺他受夠了憐憫的話語:
『有人這麼說:<不正常的孩子是上天的禮物。>他們說得認真,可是他們往往沒有不正常的孩子。當我們收到了這份禮物,心裡面可是很想對上天說:<噢,別那麼多禮...>』

感覺他失去愛子、心痛如絞地說:
『馬修的背越來越駝了....根本沒法看得見天空....為他進行脊椎手術.手術進行完畢,馬修整個人變直了。三天後,他直挺挺地走了。手術目的在於使他能夠看見天空,這樣說來,手術非常成功。』

請代理這本書的寶瓶文化出版社看在我是長期書友的份上,不要計較在這個部落格轉載了這麼大篇幅的節錄。因為這只是字字珠磯的試讀本,不如就送給我一本全開的完整本,這樣才不會將精采簡要的文摘轉載太多

我懂得撫養兩個兒子的辛苦,但無法體會同時養育兩個殘障兒子的苦,因為這比起我來還要辛苦十倍、百倍、千倍、萬倍.......。

當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我經常開夜車走山路去看他們的奶奶(奶奶說要看孫子),常會興起不如重重踩下油門往山窩窩衝去,解決所有無人知悉的艱困。

有一回,兩個兒子驚懼.尖叫著:媽!媽!...我突然不忍,用力拉起煞車!

作者的小兒子很愛很愛問:「Où On Va, Papa?爸爸,我們去哪裡?」

問成了口頭禪,尚路易回答了(根本就聽不懂回答的)小兒子的問句。

他說:「我們要開上高速公路。逆向開上去」;

「我們要去阿拉斯加。我們去找熊,然後讓熊一口咬死」;

「我們要去游泳。我們走上大跳板,直接從那裡跳進沒有水的泳池裡」;

「我們要去海邊。在鬆軟的沙子上散步,然後陷入流沙裡一起下地獄」;

這樣回答了上百次令人招架不住的時候,小兒子托馬再次堅定的問著:

「Où On Va, Papa?爸爸,我們去哪裡?」

他投降的說~跟托馬在一起,永遠都不會覺得無聊,因為他是搞笑大王。

一定有某個點觸動了讀者的心,以致於堅定不受憂鬱症易感箝制的讀者,仍在人潮眾多的牙醫候診間,努力地不讓眼淚流下來.....

是心痛:為著自己十幾年前不知如何排解.孤立無援的困境;是感動:為著作者因為有愛而境由心轉。

只讀了薄薄幾頁的試讀本就感動非常,因此,隆重推薦!

 

★原刊載於:各按其時成為美好:http://blog.udn.com/janeju/3243874

★看更多《爸爸,我們去哪裡?》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