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02 056.jpg (文/牛小兔)
看完電影〈葉問〉,走出電影院熱血沸騰,好想找幾個日本鬼子來打一打﹔不過看完同樣是日本人欺凌中國人的電影〈南京‧南京〉,走出戲院,我不想打日本鬼子,倒是很想把導演抓來打一打。
這部電影到底想告訴我們什麼﹖六點多看完電影,我到八點半還無法吃晚餐,胸口的鬱結怎麼也打不開。
砲聲隆隆、彈如雨下、殺人如麻、遍地橫屍,就像是〈搶救雷恩大兵〉一開場十分鐘的諾曼地登陸,連續演了四十分鐘(這中間只有幾個活人的眼神與不到十句的對白),除了雷恩大兵中不斷的殘屍破骸鏡頭,如果有完整的屍首,那竟是被凌辱過後的女體。
這麼大的場景,這麼多的人力,只是為了告訴我們「戰爭很殘酷」﹖
如果要直視歷史,這些殘忍我們看南京大屠殺的紀錄片就已經知道了,親愛的導演,你應該用藝術創作的眼光來重新詮釋,而不是滿足個人的殺戮美學,為了表現屠殺而拍屠殺。
我真希望自己從沒看過這部電影 (到現在閉上眼睛,我還聽到殺人之前日軍整軍齊步走的聲音),我希望記憶的是〈可可西里〉的陸川,同樣是殘酷的電影,但破敗的生命中還有光。

這禮拜殘忍的事情很多,才剛剛轟轟烈烈打完職棒總冠軍賽,職棒就傳出層出不窮的醜聞。身為職棒迷,我當然想和你們一起罵,但對不看職棒的人是「別人家的孩子偷東西」,罵一罵羞一羞就過去了,我的感受卻是自己的孩子偷了東西,我不但想罵,更想哭。
工作上的進度,開始要做一月份的書了,原本突然塞進來六本書,每一本都有「一月不可不出版」打死不退的理由,現在臨著要交稿了,竟然有三本書都有了「無論如何」交不出來的藉口。
夫復何言。婦亦無言。

(中午買便當的時候,我和一個同事說了我的煩惱,同事眼睛中閃著光亮說︰哇,你好像運籌帷幄調度的大將軍喔! 我說︰鬼咧,我比較像協調王董張董都吵著要娜娜來、一會又都吵著要妮妮走的媽媽桑……)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