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放心的醫生

文/徐超斌

我極少放三天以上的假。每次放假前,都要考慮再三,心想著我這一休診,那些平日仰賴我的病患怎麼辦……

就是要等你 我只信任你

有天下班前,衛生所的同事再度提醒我:「主任,已經年底了,你大約還有十天的年假,趕快找時間休吧。」

我在心裡嘆息,唉,依賴我的病人這麼多,我哪裡找得出時間放假?今年的年假恐怕又要憑空消失了。

回鄉服務的這些年,我的假期大都獻給了達仁的鄉親。

我要先聲明,我絕不是工作狂。事實上,我喜歡旅遊,也渴望過有更多休閒時間的生活。

原以為回到台東後,可以享受更多悠閒的時光,但當我親眼目睹家鄉醫療資源的極度缺乏,鄉親們一張張純真的笑臉,和一個個病痛的軀體,他們都成了我肩上的負擔和心中的牽掛。

印象中,我極少放三天以上的假。每次放假前,都要考慮再三,心想著我這一休診,那些平日仰賴我的病患怎麼辦。

有一回因為到外縣市出差上課,我連續休診三天。一個頭部外傷的病人,頭皮上有一道大約七八公分的撕裂傷,血流得像髮膠一樣,還將頭髮黏成了糊糊的一團。等到我出差回來看診後,他才跑來找我。

看著他血液已凝結成塊的傷口,我問他多久了。

他才怯怯的回答:「已經一個禮拜了,因為衛生所的人告訴我你不在。」

我大吃一驚,對他說:「你不會先去找別的醫生嗎?」

他卻用十分堅決的語氣回我:「不,我就是要等你回來。我想要讓你幫我處理傷口,因為我只信任你。」

開那麼多天的藥 害我不能來看病

自從我第一次踏上新化這個部落巡迴醫療以來,雲婆就一直是我在達仁鄉的天字第一號病人。她幾乎每個星期都固定會到新化衛生室報到,向我娓娓訴說她身體的病痛。

對於她的疑問,我也都不厭其煩在她耳邊輕輕的解釋。她常向我抱怨過去來看診的醫生都不會說排灣話,每次找他們看病都是雞同鴨講、不知所云,所以她經常對我說:「有你真好。你聽得懂我說的話,知道我的病痛在哪裡。」

也因為如此,每次星期二遇到開會、上課或放假,我總是考慮再三,因為我心裡很捨不得停掉每周一次的新化村巡迴醫療,捨不得那些信任及依賴我的老病人。

雲婆,年近九十,沒有老伴,膝下也無子孫,一個人獨居在距衛生室大約兩百公尺的破舊老房子裡。

我還記得之前每個星期二的早晨,當我開車上山到新化衛生室的途中,總會看到她老人家佝僂的身影,拄著拐杖,一步一步的走到衛生室,我通常都會停下車來順便載她一程。

我永遠不會忘記有一次因我心疼她每個禮拜要大老遠,那麼辛苦的走到衛生室,所以特地多開了七天的藥。

沒想到,兩個星期之後,她卻跑來診間罵我:「你為什麼要開那麼多天的藥?害我上個禮拜不能來看病。」

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在她的眼中,我不僅僅是一個醫治身體病痛的醫生,更是她每星期固定要傾吐的對象。

我病倒住院期間,聽說許多新化的老人家都在為我祈禱和哭泣。當我返回工作崗位,頭一次再回新化部落做巡迴醫療時,看到許久不見的老面孔,不但他們欣喜若狂,我自己的心情更是激動不已。

特別是再見到雲婆的那一刻,她緊緊握住我的手,眼角泛著淚光。我告訴自己,這些日子以來,我雖然受了很多很多的苦,但能再看到他們充滿喜悅的笑容,這一切就都值得了。

★原刊載於【2009/12/22 聯合報 繽紛版】@ http://udn.com/

★《守護4141個心跳》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