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以《爸爸,我們去哪裡?》寫出了擁有兩個智障兒父親的難為,感動了台灣及全球數百萬讀者!如今,他要以《爸爸沒殺人》告訴你身為人子的難為!

傅尼葉與父親

《爸爸沒殺人》是傅尼葉從童年記憶中搜尋父親的身影,重新為父親拼貼的感人畫象。從他的幽默,我們看到了身為人子的他與父親的和解——原來,生存如此不易,最令人不捨的,是父親永遠未顯露出來的脆弱……

「現在,我已長大,我終於知道活著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此,對於某些較為脆弱的人選擇了『不好』的方式,以承受生命中難以承受的事物,我們實在不能過於苛責。」——尚路易.傅尼葉

★《爸爸沒殺人(Il a jamais tué personne, mon papa)》搶先看

爸爸是醫生
我爸爸會治病。有些患者並不怎麼富有,經常付不出錢給他,不過因為我爸爸老喜歡喝一杯——不,是喝好幾杯——所以他們就乾脆請他喝酒來代替診療費。當他夜晚回到家,總是很累很累。有時候他會嚷著說要殺掉媽媽,還有我,因為我是老大,而且他不喜歡我。
其實我爸爸人並不壞,只是喝多了,才會變得瘋瘋癲癲的。
而且我爸爸從沒殺過人——他只是愛吹牛而已——相反的,他還阻止過很多人死掉。
倒是他在開車的時候,差點殺了人,不過都只是差一點而已。他曾經好幾次輾死了母雞和鴨子;他也沒撞死過
牛,頂多只有羊而已。
那是某一天,他把他的前輪驅動車開進了羊群中,害得幾隻羊受傷了,不過牧羊人卻毫髮無傷,因為我爸爸在最後一刻及時讓車子停了下來。

爸爸的皮鞋
我的爸爸和其他的醫生很不一樣。他的穿著實在很不體面,老是披著一件大大的黑色皮上衣,還有那一雙皮鞋。
這雙皮鞋因為經常穿著而嚴重磨損,鞋底已經黏不住了,而鞋尖也幾乎都要開口笑了。
爸爸為了要把鞋尖合起來,而且不想跌個狗吃屎,便拿奶奶封住罐頭的膠條箍住了鞋尖。
膠條是紅色的,而皮鞋是黑色的,這樣的搭配讓爸爸看起來一點兒也沒有醫生的派頭。
病人看到鞋子笑了,但媽媽可笑不出來。
有一天,媽媽終於受不了了,她把爸爸的皮鞋丟進了垃圾桶。
之後,爸爸便穿著拖鞋看診。

爸爸與桃子
爸爸人不壞。只不過偶爾當他抓狂的時候,會做出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我還記得有一天,當我們在餐桌上吃著飯後甜點時,爸爸忽然生氣了。他站起來拿了盤中的桃子,開始往我們每個人的身上砸。我們幾個小孩子躲到了桌子底下,媽媽和奶奶還是坐著不動,只不過用手遮住了臉,不讓臉給桃子砸中。
我們在桌子底下,聽見桃子撞到牆面迸開的聲音。
我們幾乎笑了出來,但同時,也有點害怕,因為在桃子之後,不曉得爸爸接下來會不會丟比較硬的東西。幸好這些桃子都熟透了,所以是軟的,一砸下來便碎開了,不像石頭那樣。
當爸爸一沒有彈藥可以丟了,便會停手,然後進診間去幫病人看病。這時我們從桌子底下出來,會看到媽媽和奶奶毫髮無傷。爸爸丟東西的準度有點糟。
我還記得,當時牆面上黏著桃子渣,儘管我們事後擦洗過了,但那汙漬就這樣久久不去,直到我們換了壁紙為止。
媽媽決定了,以後水果就直接做成沙拉吃。

爸爸與金錢
我爸爸一點都不在乎金錢。
沒錯。他會免費替窮人看病,甚至還會幫他們填醫師證明單,好讓他們獲得退費。但我爸爸就得為沒收到的錢付稅金,讓媽媽總是抱怨連連。
不過他的口袋裡經常還是有大把的鈔票。有一天,媽媽為了我們而向他拿錢,他便發起脾氣來。
他對媽媽說,她總是需要錢。他說他自己呢,可是一點都不在乎錢。然後,他點了瓦斯,將一疊鈔票丟進了火裡。
我們和媽媽就這樣看著鈔票燒了起來,心裡可真是難過極了,彷彿火裡燒著的是新鞋子、漂亮的毛衣,還有禮物……
等爸爸一走出房間,媽媽便趕緊關了瓦斯,我們一起挑揀那堆餘燼。那些鈔票並沒有燒完。我記得我們還成功地救回幾張鈔票。
當我們和媽媽試著將燒黑的鈔票拼湊完整時,爸爸正在酒館的吧檯上擺了一疊疊花花綠綠的簇新鈔票。

★搶鮮購《爸爸沒殺人》

★再看看《爸爸,我們去哪裡?》

爸爸,我們去哪裡?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