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0503.jpg(文/ 爵士)

總覺得,說話很難。先不管是不是能口若懸河或清楚達意,有時就連一個簡單的字詞,都會因為講不清楚而惹來誤會。更匪疑所思的是,有時候這個讓你聽不清楚、甚至產生誤解的字詞,竟是來自跟你相處最久,最親密的人。

 

記得有一年跟H在花蓮玩,因為他在花蓮也待了好一陣子,對那裡熟,一路上像個導遊一樣對我指這個說那個,當我們車子開在壽豐鄉的大馬路上時,看到沿途一幢幢美麗洋房與車子錯身而過,他立刻說:「這些都是詩人的房子。」

 

這句話正好為我心裡一時的疑問解答。因為在當時,看到大馬路旁一幢接著一幢巧緻的別墅時,真的讓我心裡不停出現疑惑:這些房子的主人都是什麼來頭啊?

 

哦~~是詩人~~就像H說的,是詩人!原來,要有詩人的浪漫,才願意不惜重本(看起來真的挺貴的)造出這種夢想中的美麗房子──但突然間,我又覺得不對,花蓮哪來那麼多的詩人啊?那站出來豈不是一成排的詩人嗎?所以我馬上反問H:「那些房子,都是哪些詩人住的啊?」

 

H沒好氣地回我:「就詩人啊,詩人的房子,詩人還有分哪些詩人嗎?」

 

可以想見,再問下去,兩人一定要吵起來。但一想到,H不是一個愛八卦的人,怎可能會知道那些房子的主人來歷?這其中一定有問題,我絕對不能放過,非得問下去不可,不過,為避免他惱羞成怒,一定要小心的問。所以我說:

 

「你可以告訴我……比如這間是楊牧的家,那間是陳黎的家……否則,我還真想不出花蓮怎麼會有這麼多詩人來蓋出這麼多漂亮的房子啊。」

 

我的口氣婉轉,甚至小心翼翼到極點,想不到,H竟然不高興地說:「啊唷,這跟楊牧、陳黎有什麼關係啊?」

 

這下子真把我搞混了,也幾乎把我惹火了,說詩人是他,說跟楊牧、陳黎沒關的也是他,那這房子到底是哪些詩人住的啊!不管了,要講就講到底!

 

「好吧,那你說詩人怎麼寫?」這句無厘頭的話問出,連我自己都嚇一跳,顯然是吵到不知怎麼吵下去,只好隨意丟下一句話。可是沒想到,H也認真回答了:

 

「怎麼寫,你不識字嗎?」吼,他這是在罵人嗎?「就一個『禾』,旁邊再一個『ㄙ』,小學就有教了吧?」

 

哇!吵半天,原來是「私人」哦,這位老兄,你的發音會不會太標準了,捲舌捲過頭了?

 

直到現在,不時地我還會拿那次在花蓮的誤會來笑H,請他跟小孩說話時盡可能的「標準」,免得惹事。但這對他來說,似乎是極大的苛求!

 

前晚,公公和小姑,父女倆為了一事開始在餐廳爭辯,越辯越大聲,讓待在客廳的我們相當擔心,怕這麼一爭論,公公的血壓升高,我們又得忙著叫救護車了。

 

於是H招喚他女兒過去,在她耳邊小聲說了什麼我聽不到,猜是叫小孩去緩和老人家情緒吧。結果,只看見那個三歲小女孩一聽父親的話,立刻開心的說:「沒問題,看我的!」

 

說著,她便啪達啪達的跑進餐廳,然後大張雙手,擺出鐵達尼號男女主角在船頭那一幕的經典姿勢,對著那對父女用力地大喊:「啊~~~~~~~~」又說:「不要吵了啦!」

 

突然,餐廳的爭論聲停止了,可以猜想接下來就是老的追著小的打的畫面,H為了避免女兒挨罵,趕緊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把他女兒抱回身邊,對她說:「把拔沒有叫你去尖叫啊,你怎麼可以對爺爺這麼大聲。」

 

小女孩只說了一聲:「哦。」便低下頭,像每次被罵後不再言語的樣子。

 

一會兒後,小女孩抬起頭,有些委曲地問她爸,「咦,把拔,我剛剛好聽你的話哦,可是,你不是叫我去尖叫嗎?」

 

H頓住了,然後又好氣又好笑地說,「我沒叫你去『尖叫』,我是叫你去『勸架』!這兩個差那麼多!」

 

在一旁的我,看著小孩無辜的身影,直想拍拍她安慰她說,這真的不是你的錯,你也沒聽錯,不過,你的感覺我很瞭解,早在好幾年前,在花蓮看到詩人的家時,我就瞭解了!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