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不得不承認,小編本人正處於分手傷痛的當口,也是這本書的第一位受惠的讀者啊啊啊啊啊啊!(掩面哭)


 

 

 

小白菜剛接到這本稿子的時候,興奮地告訴友人Angel:「我現在正在看一本心靈療癒的稿子,一邊看一邊自我療癒耶!」Angel笑著說:「妳不覺得這是命定的緣分嗎?妳現在正好需要療傷,剛好接到這本書,是命運。編輯自己要做到喔,趕快走過傷痛,這樣才是對讀者負責!」友人煞有其事的說,帶有一種神祕學的瑰麗語言,聽了我都飄飄然了,感覺像是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是的,我不得不承認,小編本人正處於分手傷痛的當口,也是這本書的第一位受惠的讀者啊啊啊啊啊啊!(掩面哭)

掛上電話後,才想起自己還坐在摩斯漢堡二樓看稿子,又低頭逐字逐句閱讀,由於是窗邊的位子,樓下走動的人群和疾駛的車輛像是以電影慢格播放的速度,在眼前掠過,不禁又從文字的海洋破水而出,看著那輛停在對街的X牌汽車,臨時停車的閃燈閃個不停,每閃一下記憶就往後退一格,那短短的幾分鐘處在一個很特別的心理狀態,探見情緒的跌宕。我想我還是趕快趕快看稿子,不要再站在岸上暈船了。

這本書《當傷痛來臨──陪伴的修練》,作者悲傷療癒專家蘇絢慧,已心靈諮商工作者的身分,教導所有正處於傷痛、經歷過傷痛、走過痛苦創傷的人們,如何面對自己的悲痛,當身邊的朋友面臨傷痛時,如何出席他人的痛苦。

有時候,正處在傷痛的人,心中有大量的話需要對人說,陪伴者希望被陪伴,渴望抓住浮木那樣,讓自己脫離痛苦的情境中。但是,被陪伴者,也許也有自己的小悲小痛,承接住他人的情緒能量,也是一種接收,也許會沒有力氣把話聽完,或者分析、說明、試圖解決,當事人也許會說:「對不起,我今天有點累,可以改天再聽你說嗎?」或是「我剛好也有我的事情在煩惱,沒有辦法幫你解決問題,很抱歉。」或是「聽完你說的事情,我想你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感受,這是一個經驗、學習,不要逃避,過了,就學會了,記住了。」

原來,不論是父母、兄弟姊妹、朋友、情人、同事,都是處在陪伴關係的人們,這是一份愛的練習課題,我們都是陪伴者,也同時是被陪伴者。也正如書中所說的:若是真要讓陪伴發生在兩人之間,那麼首先,需要調整自己去承認這世界超過自己可以理解的範圍很多,不以自己有限的視野與人生經驗去藐視別人的生活經驗與體會。並且,承認這世界有苦難、有苦痛、有人所無法承受之重…… 

 

 「你說春天就回來,一個甜言蜜語的季節,你說我們會在發著嫩芽的小樹林相遇,穿過巴黎的街道,我們漫遊著,我愛你依舊,永遠愛你,但你要選擇走你自己的路,我會記著我們幸福的歲月。我會掛著笑容上路,我會在另一個地方舒適的享受陽光,悲傷不會讓我放棄生命,我沒有耐性做一位水手的妻子。」
──李歐卡霍Leos Carax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