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
▲戰神出手《堊觀》作者朱宥勳,出手快自信足,是活躍的新生代作家。(劉宗龍攝)

文/林欣誼(中國時報 記者)

年僅廿四歲的小說家朱宥勳去年剛出版處女作《誤遞》,不到一年現在推出首部長篇《堊觀》,此外他還和小說家黃崇凱主編《台灣七年級小說金典》、撰寫專欄談自己閱讀的小說經驗,他出手快而自信滿滿。他說:「我想為我們這代寫作者爭取更多資源!」

朱宥勳笑容敦厚,但反應快速, 說話如連珠砲般,因常在BBS與人打筆仗而有「戰神」之稱。他現就讀清大台文研究所,在旺盛的創作力之外,學院又給了他理論的火藥:「論文和創作把我分裂 成兩種腦,我便想嘗試寫一種融合兩者的小說。」如義大利作家艾可那種知識如繁花簇放的小說,或黃錦樹的後設頂尖之作,都是他景仰的目標。

因此在新書《堊觀》中,他玩起文學形式,挑戰很難突破前人的後設手法,第一篇就以主角引述失蹤同學的小說為開端,呈現那種以敘事顛覆敘事、記憶如何不可靠的「後設」概念。

書中以「堊觀」串起十個不同背景的故事,「堊觀」是一座會消去記憶和語言的神祕道觀,也是書中各種傷痛與畸零人最後的歸處。全書除了瀰漫 哀愁,他還暗藏「機關」,每篇都描寫一種知識專業,如寫象棋,他炫耀著專業的棋譜走法;寫棒球,他用體育術語描述球路賽局;他還描寫依照提示單扮演「標準 病人」來為醫學生考試的特殊職業等。

「因為知識就是記憶的精鍊,我用這種安排來呼應『記憶』主題。」他笑了笑說,「而且這些偏執於某種知識的人,不就是『宅男』嗎?」

朱宥勳的寫作起點始於嚴格的私立國中生活,「當時連課外書都是違禁品,我和同學為了打發苦悶,開始在每晚的自習課編寫連載故事,輪流傳閱完還有另一批同學接去改編成漫畫。」

這養成了他很習慣作品被討論、批評的態度,現在的他則充滿初生之犢的氣勢與積極,他在家族旅行途中突然靈感迸現,就拿起筆電在車上寫了起來,也能在作家許榮哲等人主持的「耕莘寫作班」,接受作品被同儕批鬥的例行課程,並和同輩作家如神小風、黃崇凱等人,建立起緊密網絡。

身為棒球迷的他,透露下一部想寫棒球小說,融入台灣職棒簽賭風雲,但他得先完成論文、然後當兵、然後陪女友去法國學甜點,寫作與年輕生命充滿著各種蓄勢待發的可能。

★原刊載於2012.04.25中國時報A14文化新聞

★看朱宥勳最新作品《堊觀》《誤遞》

堊觀  誤遞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