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莉——心動

見到布萊斯.洛斯基的第一天,我就被他迷注了。說實話,我才看了他一眼,就變成一個徹底的瘋子。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裡有某種東西很特別。他的眼睛是藍色的,四周框著黑色的睫毛,會閃閃發亮。迷人到讓我喘不過氣來。

我們認識到現在已經六年了,我早已經學會如何隱藏自己的感情,但想起當初的那些日子啊!我們初相識的那些日子,我想和他在一起簡直想到快活不下去!

一切都是從二年級開學日的前兩天開始的。事實上,從那之前好幾星期,媽媽就告訴我,對面那棟新房子就要搬來一戶新鄰居,他們有個跟我一樣年紀的男孩。從那時起,我就開始期待了。

那時足球夏令營已經結束,我無聊得要命,因為我們家附近完全沒有玩伴,一個都沒有。有啦,是有幾個小孩,但全都比我大。因此我的老哥們玩得不亦樂乎,把我一個人孤單地留在家裡。

媽媽雖然也在家,但她有比踢足球更好的事情要做。反正,她是這麼說的。不過當時的我覺得任何事都比不上踢足球,尤其是洗衣服、洗盤子或吸地之類的,但媽媽的看法顯然不同。獨自和她在家的危險是,她會要我幫忙洗碗盤、撢灰塵或吸地,而且她無法忍受我一邊做這些無聊雜務,一邊運球。

為了保險起見,我在外面等了好幾個星期,就是怕我們的新鄰居提早搬來。沒騙人,真的是好幾個星期。而且為了替自己找點樂子,我還和我們家的小狗錢普玩球。牠多半只會阻擋而已,因為狗兒沒辦法真的踢球和射門,但偶爾牠也會用鼻子運球。我猜小狗一定愛死了足球的味道,因為錢普玩到最後總是忍不住想要咬球,然後就失掉控球權。

還記得那一天,當洛斯基家的搬家卡車終於到達時,我們家所有人都很開心。大家都知道,「小茱莉」終於有玩伴了。

我媽媽是一個相當理性的大人,她要我等至少一個小時才能過去和他見面。「讓他們伸伸腿吧,茱莉,」她說:「他們需要一些時間適應一下。」她甚至不准我從院子裡看。「我太瞭解妳了,親愛的。妳的球一定會不小心飛到他們的院子裡,然後妳就不得不過去撿。」

所以我只能在窗邊看著他們,每隔幾分鐘我就問:「現在可以了嗎?」她總是回答:「再給他們多一點時間,好嗎?」

接著電話響了。我知道這種時候她一定很難分心,什麼都會說好。因此我拉著她的袖子問:「現在可以了嗎?」

她點點頭,輕聲說:「好吧,但妳要慢慢來!我等一下就過去。」

我太興奮了,很難不用衝的過馬路,但一跑到卡車邊後,我就很努力表現得很有禮貌。我站在車外往裡面看了很長一段時間,長到破紀錄了,這真的很難呢,因為他明明就在裡面!我新來的未來好朋友,布萊斯.洛斯基,就在車廂裡中間靠後一點點那邊!

不過,布萊斯並沒有真的在做事。他只是閒閒在那裏,看著他爸爸把箱子搬到車廂的攔板邊。我記得當時我很替洛斯基先生感到難過,因為他看起來累壞了,所有箱子都是他一個人在搬。我還記得,他和布萊斯那天都穿著一樣的土耳其藍馬球衫,我覺得好可愛。真的很好看。

後來我再也忍不住了,對著貨車裡大喊:「嗨!」布萊斯嚇得跳了起來,然後動作快得像隻蟋蟀一樣,立刻開始推起箱子,裝出一直都很忙的樣子。

我從布萊斯的動作看得出來,他其實很歉疚,明知道自己應該搬箱子,但實際上煩厭透了。他大概已經搬了好幾星期的東西了吧!很明顯,他需要休息了。他需要喝點果汁之類的東西。

不過,也很明顯看得出來,洛斯基先生沒打算放他走。看來他準備繼續不停搬箱子,一直搬到虛脫為止,到時布萊斯大概已經死掉了。還沒來得及搬進新家,就已經死翹翹!

想到可能發生這種悲劇,我忍不住立刻跳上貨車。我必須幫他們!我必須救他!

我走到他旁邊,幫他把一個箱子往前推,這可憐的男孩大概累慘了,所以乾脆退到一邊,讓我接手。洛斯基先生不想要我幫忙,但至少我救了布萊斯,我才剛跳上貨車三分鐘,他爸爸就叫他進屋去幫他媽媽整理東西了。

我跳回人行道上,追在布萊斯後面,就是在這個時候,一切都改變了:我追上去,拉住他手臂,試著想攔下他,這樣在他被困進屋子裡之前,我們或許還可以先玩一下。然後接下來,我只知道他握住我的手,直直地看進我的眼睛。

我的心跳停止。就真的不跳了。我這輩子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你知道,就像是整個世界都在你周圍、腳底下和你心裡面轉動,然後你整個人浮了起來似的。唯一拉住你,讓你不會漂走的東西,就是另外一個人的眼睛。他的雙眼和你的眼睛,被一種隱形的物理力量連結在一起,在整個世界迴旋、打轉、墜落的同時,將你緊緊繫住。

那天我幾乎就要獻出我的初吻了。我很確定。但後來他媽媽從前門走出來,他害羞得滿臉通紅,接下來你也知道,他就躲進浴室裡去了。

看〈布萊斯——潛入〉

溫德琳.凡卓南Wendelin Van Draanen《也許是愛》(Flipped) 6/26全省上市

也許是愛(Flipped)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