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醉小兔)
最近喝了不少酒,原因是連續看了幾本關於葡萄酒的書。

第一部是漫畫《神之雫》。自從很多年前離開時報出版企劃部,不用再寫漫畫線出版的廣告文案之後,我已經很久沒看漫畫了。實在是因為這套漫畫太叫座,我想要知道為什麼,於是上網一口氣買了12集,未料一開始看就不能自己,晚上的職棒與真人吵架節目都被我丟到一邊去。

《神之雫》的故事很有意思,一個世界知名的葡萄酒評論家突然癌症過世了,留下了市價20億元的葡萄酒珍藏品,以及12道考題的遺囑﹔一個親生兒子、一個義子,誰能把考題中的12項酒標猜中,誰就能繼承這偉大的遺產。順著這些考題,我們和主角一同走進了葡萄酒的世界裡。除了故事本身,作者對酒的形容實在令人神馳,一不小心,我們就跟他走進茂密的原森林,看到如神祝福奇蹟之泉的波光粼粼。才看到第二集,我就忍不住開了一瓶紅酒,與漫畫對飲。一邊還拿著蠟筆與校稿用的透明標籤紙,逐頁的做起筆記。

前些時候,與友社的總編輯碰到面,獲贈一本《戀酒事典》。這本25萬字的酒書,是法國資深的文化評論家畢佛的著作,這位老先生實在太特別了,他既是葡萄酒莊園主人的兒子,又是專業讀書人(還是龔固爾文學獎的評審喔!),血液裡流滿葡萄酒的他,介紹葡萄酒時根本不用任何冰冷資料、不談年份(想想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跟別人介紹他時,會說他出身在北緯XX度,家裡佔地X公頃,身高XX,體重XXX嗎?)就著胸口一腔熱情,以他文人筆下的豐沛知識、文化軼事,輕快詼諧的寫下了一個個有趣的葡萄酒故事。

畢佛打破了我們對知名酒莊、對年份、對分級制度的迷思,他說的多好︰「葡萄酒,就是時光。他所創造的時光與流逝的時光。任何情境的葡萄酒,朋友相遇的葡萄酒,屬於省道的葡萄酒,永遠都是年度葡萄酒。」

這個愛酒人,在他退休晚宴的告示上,同事不忘寫著︰「薄酒來汨汨而流、源源不絕,X年X月X日,歡送畢佛!」

跟著《戀酒事典》癡迷了幾天,我迫不及待再找酒書來看,於是又去買了一本《法國葡萄酒全書》,我想要醉就醉到底吧。

不過看了60頁,我就清醒過來了。不是書不好,是資料太好、太齊全。200種經典葡萄酒分析,10大知名酒鄉導覽,500張精美彩圖,產區、氣溫、土壤,巨細靡遺。

我問我自己︰為什麼看前兩本書時,每看到一個程度,就要開瓶酒解渴,在微醺中,我還可以激動的記憶幾種酒,並在心中列下夢想名單,企望有機會一嚐﹔但是手上的這一本,我卻只讓數據圖譜從我眼前滑過,好像在看國稅局的報稅說明書?

我無意批評《法國葡萄酒全書》,這本書其實很好,也賣得很好,出版8年,已經二版五刷了。我只是在想︰太完美而失去個性的東西不一定好,熱情與冷靜之間,作者要做個選擇,編輯也要做個選擇啊。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