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賤小兔)
每一次每一次,幾乎沒有例外的,只要本地的文字工作者在媒體上介紹起大陸作家尹麗川的書,我的肌無力症就發作了。

今天也是。或許是中了《上海寶貝》的毒太深,此岸的文化人總以為所有的大陸新世代女作家都是床上寶貝,寫的都是聲名狼籍的自身情史。而望文生義,賤人自然又比寶貝更辛辣、更直接……就這書名兩個字,自行造句、再編劇,就已經足夠寫一篇關於尹麗川的介紹。

真是夠了!

我們能不能再用功一點呢?或者是說對自己負責一點呢?
我能不能拜託大家下筆前翻開《賤人》看一看,你也許覺得不想花錢買,那就不要買,你可以站在書店翻一翻,只要五分鐘,你腦袋裡的那些淫邪念頭就會冰凍、冷卻,你會想哭,你會知道《賤人》一書裡不著一個「愛」字(更遑論「作愛」),這是一本多麼殘酷的成長小說。

賤人不是你想的那個「賤」。

賤人,是一群邊緣人、是社會中最卑賤的靈魂,這群年輕人棄絕親情,厭惡藉著愛之名被希望著,廢物是他們的標籤,懦弱苟且是他們面對生命的姿態,每一次他們想奮起,命運偏偏就給上一巴掌,讓他們陷落得更深,他們開始結夥去超商偷,一次又一次,直到無法挽回。

寫到這裡,我也去把書架上的《賤人》拿來翻翻,卻看到書中寫著「尹麗川這本小說要貼近的是我們這些活人的假正經與真冷漠」,本來心裡有點小生氣的,突然就不氣了,甚至想笑,尹麗川一定也沒想到,她的書突顯了此地文字工作者的不也是這兩樣嗎。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