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們!—小朋友合照  

文╱李尉成

上這堂課時正值情人節,在這天,我收到了32份小情人濃濃的大愛巧克力……

一上課,告訴孩子們要安靜,因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說,於是馬上鴉雀無聲,這一招一直都很有效。
「我們班有幾個人?」
「32個!」孩子們大聲回答。
「今天開始,我們會變成三十三個,因為來了個轉學生喔!」
「真的嗎?」
「在哪裡?」
「在這裡。」我指著手上的紙袋說。

星願雖然才七歲
肩負著重責大任
我告訴孩子,裡面的同學叫作星願娃娃。2001年出生,現在是七歲。孩子們問七歲怎麼可以讀我們班。

我說星願雖然只有七歲,可是他做了很多你們還做不到的事。

在星願和大家見面前,我希望孩子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我問大家:「覺得自己很可憐的請舉手。」

「我很可憐耶!我有一次腳踏車停在路邊,結果被風吹進水溝裡。」立揚說。
「我每天都要來上學,好可憐喔!」勝騰說。
「我覺得自己好可憐,每天都要寫功課。」偉勝說。
「我好可憐,因為每天玩電腦都只能玩五分鐘。」家宏說。
這些答案都惹得孩子哄堂大笑。

沒有對孩子的回答下任何評論,我直接發下從家扶網站上整理的兩個個案故事:小美和小文,一女一男,家暴、不受父母貼心照顧的孩子。

我期待孩子讀完文章後,能懂得自己和很多孩子比起來,已經很幸福了。

意外地,孩子們非常專注在這兩個故事裡。

每當我解釋文章的細節時,從孩子的表情,我可以感受他們情緒的變化。原本格外專注、安靜的孩子們,臉上也已經失去一開始的歡樂氣氛。

連平日上課讓我頭痛的孩子,都願意靜靜地舉手好幾分鐘,只為了等我點他,讓他問關於這兩個孩子的問題。

談完個案後,我讓星願娃娃正式和孩子見面。

可愛的娃娃讓孩子們終於又露出屬於他們的天真情緒。

「老師,星願娃娃是存錢筒嗎?」育璋問。

「是的,星願娃娃的工作就是存錢,幫助像小美他們這樣的小朋友。根據統計,台灣平均每八天會有一個小朋友死於被大人虐待,每52分鐘就有一個小朋友受到虐待。星願到現在七歲了,總共幫助快一萬個這樣的小朋友。」

和孩子們聊了一下,捐給星願的錢會使用在哪裡之後,突然孩子問我:「老師,星願娃娃為什麼不會笑?」

「因為雖然星願很努力在幫助這些需要幫助的小朋友,可是星願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有辦法讓全世界都不再有被虐待的小朋友。」

這不是設計者的設計理念,只是我一時想出的說法,我希望讓孩子們更能體會到做這件事的意義。

最專注的一堂課
超乎預期的表現
這時,有孩子問:「老師,我可以把壓歲錢都捐出來嗎?」

我告訴孩子們不可以。「你們還沒有工作的能力,所以老師不是要你們捐很多錢。老師希望的是,在每天的生活裡,偶爾你有剩下的零錢,哪怕是一元、五元,如果不影響你的生活,可以拿來幫助這些小朋友。」

「愛心不分價值,一元、十元一樣偉大,即使你現在沒有錢可以捐,也沒關係,重點是老師希望你們要保有這份愛心,要記住這世界上有很多需要大家去關心的小朋 友,未來如果你們遇見了這樣的同學,去關心他、照顧他,比捐錢更重要。老師也希望你如果要捐超過十元,一定要先讓家長知道,畢竟你的錢是爸媽辛苦賺來 的。」

眼看快下課,突然又有孩子問:「老師,星願會一直跟我們一起上課嗎?」

聽到這問題時,我停頓了一下,因為孩子們總以為四年級或許還是我教,總以為我會一直待在這所學校,也許該藉這個機會暗示孩子們……

「星願娃娃至少會跟你們把這學期讀完。四年級時,如果你們的新老師願意收留他,老師就會把他留下。但如果不行,老師就會帶他到老師的下一個班級去上課。」

「老師,那如果四年級,你和星願娃娃都沒有在我們班,我們可以跑到你們班去投錢嗎?」
「當然可以。」
「那……老師如果你不在這裡教書了呢?」
「嗯……那就沒辦法了。」突然覺得有支箭射在我心上。

下課後,孩子們一擁而上,許多孩子手裡握著一個銅板。

大方的孩子,直接就投進去;害羞的孩子,藉口想看看星願娃娃,在摸著頭的同時,悄悄地將錢投入。我站在一旁,感動地向每個孩子說謝謝。

這是一堂超乎我預期的課,也應該是我上的課裡,孩子們最專注的一堂。

這堂課愈到尾聲,我愈感到自己也不由自主熱了起來,那是一種對孩子們的感動。

單純年幼的他們,情緒、思考也相對直接簡單,不管是對個案的感同身受,還是願意付出的愛心,或是對彼此未來的想像,都直接讓我一陣熱。

上這堂課時正值情人節,在這天,我收到了32份小情人濃濃的大愛巧克力。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即將出版《我的孩子們!》

★原刊載於2012.08.22 聯合報 繽紛版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