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桑的犯嘀咕

最近,在公車上,老看到有人讀書。
歐巴桑心裡很感動。因為搭公車其實很不適合讀書,不但總晃得好像4級地震,而且某X重客運之狠勁,不少公車族應該都領教過。
歐巴桑花了一點時間,偷偷地移到人家附近,因為不想被認為是怪怪歐巴桑。
結果,早知道也不用這麼辛苦。因為讀的不是課本,就是羅曼史。
歐巴桑心裡想,課本是不得不讀,但羅曼史有需要這麼拚嗎?
歐巴桑說「拚」肯定是會被抗議的,因為他們是多麼樂在其中啊!
而什麼時候,我們出版的書,也能像羅曼史一樣安安靜靜又穩穩定定的長銷,它們默默的躺在租書店裡,從這個人的手上,再到下一個人手上?(歐巴桑又落入出版人的妄想裡。)
歐巴桑停止妄想,她聯想起包裝這件事。
羅曼史的包裝一向唯美、浪漫,訴求非常清楚。在以前,書的包裝簡單、清貧,也許還比不上羅曼史的清楚訴求,而內容的精采往往是留待讀者自行挖掘;現在,書的包裝有時比實際的內容還精采,可惜的是,讀者在讀完後,會有一種小小受騙或遺憾的感覺。不過因為是閱讀,彷彿小小的受騙也是雅事一樁。
但最近,小小的受騙似乎演變成大大的上當。預購的書一拿到,內容卻與行銷宣傳相差甚遠,似乎有包裝過頭之嫌。讀者的經驗會不會演變成難以相信預購,或者非得眼見為憑,即確實看見書的內容,才願意出手購買……
其實讀者都很溫文儒雅,並不會太去強調或張揚自己的小小受騙,但難免會犯點嘀咕,也許在書市冷到不行的現在,這點嘀咕竟還透著溫暖與希望。

文/歐巴桑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