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手機的歷史很短,在1999年之前,都是非常抗拒的。
那時候我有個歪理,我總是想:我不在辦公室的桌前、就一定在外面談事情,如果我在談事情,當然不方便接您的電話,如果我在辦公室,您一定可以打電話來公司找到我,那麼,我何必要手機呢?

當然啦,那時候出版還算蓬勃。

2000年以後,我開始將手機隨身帶著了,不過周休二日,平時六點下了班,手機就關機了,別人需要兩顆電池替換,我一週只要充電一次。
我心裡又有個歪理:在平日上班時間,我熱血竭誠為您服務,但是休假之時,既使我知道了問題,但也得到週一上班後才能為您處理,既然如此,您週一一早來電即可。

那時,出版市場結構已經開始鬆動,出門看到葉子飄落,秋天彷彿要來了。

2002年12月,我走進電信行,用自己的錢買了人生第一支手機,告別用妹妹淘汰機的歲月。花了時間研究手機功能,冬日將至,該接的電話還是別漏才好。偶爾晚上接到朋友電話,不免被嘲笑幾句:「榮幸榮幸,這時候還找得到你啊!」

前天颱風狂掃,坐在家中手機突然響起,把我嚇了一跳,結果是一通詐騙電話。掛上電話,我突然發現自己下意識的居然在假日沒有關機啊!

圈外的朋友問我出版景氣如何,如何?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寫一篇我的手機使用歷史,我想那麼聰明的他應該就知道了。

(文/牛小兔)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