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樞機主教 / 單國璽】

這位家喻戶曉的「救難英雄」,青少年時期卻是一個叛逆成性的「問題學生」。他自己坦白的承認:「我從小就貪玩鬧事,不愛讀書,經常成群結黨,到處滋事破壞,地方人士叫我『小混混』。學校只要一出事,訓導主任第一個想到我,並且十之八九是我幹的。為這個緣故,我讀過三所中學,大專聯考也只考上成功大學土木系的『夜間部』。」「夜間部」的標籤使他有些自暴自棄,白天不是睡大覺,就是在大街小巷流浪或混跡彈子房。

「成功大學天主教同學會」的成員當時都是成功大學的菁英,例如「半導體之父」,現任香港科技大學的朱經武校長,即是當時的會長。他們一知道歐晉德是天主教徒,便努力和他接觸,賈彥文輔導神父對他更關懷備至。他有些自卑,不敢和這些德學兼優的菁英往來,但由於大家的友愛與關懷,又在他們當中遇到了他將來的另一半黃美基,漸漸被他們感化,成了一個肯用功、努力向上,有理想的「夜間部」學生,後來考上成功大學土木工程研究所主修大地工程,並能順利在美國榮獲台灣第一位「大地工程博士」學位,最後成為台灣工程界的龍頭。他多次演講,回憶自己的青少年時期時常說著:「是宗教信仰救了我!」

我和歐晉德相識,也是因為宗教信仰的關係。一九六三年我來台灣後的第一個工作站是彰化靜山,除了負責陶成耶穌會的初學修士之外,還兼退省院的院長。我的好友賈彥文神父是當時台南成功大學天主教同學會的輔導,寒、暑假常會帶他的學生們到靜山做靈修活動,歐晉德有時也會參與。賈神父在學期之中偶爾會邀我去台南為他的學生講些靈修生活的道理,因緣際會之下,就這樣慢慢認識了歐晉德。在他去美國進修「大地工程博士」學位之前,也曾單獨和我談過話,當時我叮嚀他:「出國留學,是為學習先進國家的科技。學成後一定要回國,不要受美國高薪的誘惑,不要楚材晉用為美國錦上添花,而要盡快返國,建設百廢待興的台灣。」

歐晉德沒有讓我失望,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在美國實習一年,便毅然辭掉高薪,回台灣為自己的國家貢獻所長。一九七七年我在光啟社任社長時,計劃興建一座大樓,便請歐晉德設計。那時住宅區的房屋地面上高度不得超過二十公尺,地下沒有限制,於是歐博士便想一展他大地工程的特長,將十二公尺高的大攝影棚建於地下。那時向下挖兩公尺,就會冒水,地下都是泥巴,他應用「連續壁」的新技術,將地下大攝影棚塑成船型,以地上六層樓牢牢鎮壓著,這樣不但可以防震,而且至今三十多年來地下室中滴水未進。在工程進行中,國內外很多工程師及建築商前來觀摩,並拍攝了許多相片。原來那時政府已決定將台北市的鐵路地下化,這些建築師及營造商都想標得鐵路地下化的工程,故對歐晉德的設計很感興趣。歐晉德也因這項工程譽滿國內外,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重大艱鉅工程也都紛紛請他設計。

歐晉德的一生非常戲劇化:從頑童、壞孩子、問題學生、小混混、自暴自棄的成大夜間部學生,到改頭換面的成功大學研究所主修大地工程的碩士和美國「大地工程」博士、「中華工程顧問公司」總工程師、工程教父、國道局長、台北市副市長、九二一大地震和SARS期間的救難英雄、高鐵執行長等多彩多姿的職位。歐晉德現象應該是家長、老師、宗教家、心理學者、輔導人員、青年社和同學會等組織,尤其是所謂的「壞孩子」以及「問題學生」應該深入研究的案例。

歐晉德博士授權由陳芸英小姐所完成的一書《愛是行動——重返危機現場》,雖然重點是在描述不顧自己生命安全,以大愛堅持決不放棄任何一位生存者,從廢墟中鑽進鑽出英勇搶救的歐晉德,但是書中更值得注意的是他鮮為人知的內心實錄,這堪作「浪子回頭金不換」的經典範例。

聯合報系寶瓶文化朱亞君總編輯深知我和歐博士的友誼關係,要我為這一本書寫一篇序,我也非常樂意為這位忘年之交的朋友略盡綿薄之力。

單國璽 序於高雄靜居
二○○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原文刊載於歐晉德新書《重返危機現場——愛是行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quarius0601 的頭像
Aquarius0601

寶瓶書BAR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