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一拿到交來的譯稿,我一定會先看個幾頁,做個初步的審稿動作,然後剩下的就留待正式審稿時再仔細看。可是還記得,九月份的時候,譯者一把翻好的《杏仁》寄來時,我從一點開檔案閱讀開始,竟停不下來,不是只看幾頁而已,一看就欲罷不能,看到眼睛都快爆了。(喂,你是在審稿耶,怎麼可以看得那麼投入,要檢查人家的譯筆啊!)

我當然知道審稿要保持理智啊,可是當時就像中了什麼魅惑,即使年初時已看過它的原文,但此刻再讀,竟像是從沒看過,而且想看它的慾望也越來越熾烈。

怪了,它不過就是一本情色小說嘛,我犯得著這麼大驚小怪嗎?再說,從小到大,也看過《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金瓶梅》不也看過了嗎?還有其他一些情色小說,哪一個不是色上加色?

可是,《杏仁》就是不一樣!我也想過了,或許是它的伊斯蘭氣氛讓人著迷吧,嗯,就是那種異國情調吸引人,因為過去看的大部份都是歐美的小說,沒看過伊斯蘭的,一定是這點讓我陷在裡面了。

後來我又回頭想,好像不也完全是……啊,原來是它的真實感!

以前我們看的情色小說,似乎就只是一本小說,看起來有點像在看一場戲,男女主角就像在做戲。可是《杏仁》不是,它是真實的,讓你覺得像拿了望遠鏡看著對面大樓男女的一舉一動,有種偷窺的快感。而這種旁若無人之下進行的一景一幕,絕對是最自然,最直逼人性的。

那為什麼這個作者可以寫得這麼旁若無人?因為她用假名啊!只有用假名時,你才可以不計一切,說出最真實的話。再說,她也非用假名不可,除了是要寫自己的真實經歷的考量之外,還加上她是個伊斯蘭女人,寫這種書,豈不是找死?

所以在這種種背景下,這本書自然呈現出一種別的情色小說所不及的致命魅力。

當然,它也不是只有情色的描述值得看,還有伊斯蘭男人對於愛情的態度,真的叫我覺得不可思議。老實說,一路讀下去,我竟然時而有些感傷,我知道作者對她已逝的戀人既愛又恨,她愛他給了一切,卻恨他凌虐她的慾望。你能說這個男人不愛她嗎?

可是直到臨死前,這個男人跟上天所求的,竟然是只要再次擁抱他的這個女人,再次跟她造愛,甚至,他想將自己的屍骨埋在女人的家鄉。這是什麼愛情啊?

我有點懂,也有點不懂。

只能說,《杏仁》讓我像是走進了一間伊斯蘭的宮殿,那裡充滿奇異的香味、色彩、音樂,在煙霧與布幔圍繞下,任何情慾或情愛都不具有需要羞赧的理由。在那裡,不分東方或西方,不論男人或女人,也不管你身上布匹衣料裹覆的呈度,一切的一切,只為了探問你最不願面對的自我的慾念。 【文/爵士】
帶我買書去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