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我的貓 

看著辦公室裡,好不容易熬過夏天酷熱而僅存的兩盆非洲蓳。我的心小小的愧疚了一下。
看來,種非洲蓳,我還是沒有「出師」啊~~ 

好多年前,我在一所學校當助理。當我把所有家當從台北搬到新竹時,不知道是辦公室太空曠,還是因為搬家太用力,當我用完滿腔的衝動與熱情後,我突然有種虛脫後的寂寞。 

利用週末,我特地跑到花市,想找些植物,放辦公室裡。結果,我看到了熟悉的非洲蓳,實在很意外,也很開心,而這份開心中,還帶著一種被撫慰般的溫暖。 

我挑了三盆,但卻花了快一小時。白色、紫色、粉色白色間雜;單瓣、複瓣;連葉子也分好幾種,總之,各有各的姿態,各有各的美,實在很難取捨~~~大自然真的很奇妙,怎麼長,怎麼美?! 

有了三盆非洲蓳在辦公桌上,連原來感到陌生的新竹也親切了起來。 

對於種非洲蓳,當時我是半調子。起因是上一份工作時的同事愛種,她不但利用各種花色的非洲蓳將窗台妝點得繽紛,還會讓不同品種的非洲蓳交配。

這位愛亂點鴛鴦譜的同事,就坐我旁邊。而我,看著每天早上一進辦公室就穿梭在花陣中的她,邊澆水,邊輕鬆的哼著不知名的曲子。我,實在很難不被耳濡目染。 

我當時跟著有樣學樣的種了一些。從切割下葉子放水裡,等長了芽再種到放有培養土的盆裡;花寶稀釋,一星期澆一次,最重要的是,每日澆水要適量,下手一太狠,非洲蓳馬上憔悴不起。 

離開了那份工作,也離開了那些非洲蓳,如果我當時有種出好成績,想必也是割愛給同事了,因為非洲蓳只適合住在辦公室裡,除非熱浪奔騰的夏天,我們家裡也開著冷氣。 

但我想我當時種非洲蓳的成績應該很不及格吧,否則我現在怎麼會一點印象也沒有。另外,還有一項無法辨駁的鐵證,那就是我後來還跑了幾趟圖書館。 

國立大學的圖書館,資金雄厚,確實是寶庫。我將目光鎖定在「成功」栽種非洲蓳。 

把幾本厚實的書抱回辦公室,迫不及待的,我馬上翻閱有最多非洲蓳圖鑑的書。 

果然是栽種專家,多麼的賞心悅目。花朵各式各樣,卻姿態秀麗,幾乎像是翻飛的蝴蝶;葉子渾圓飽滿,綠得像是能擠出汁液來。也真不愧是一年四季都能開花的植物,小小的身子,能爆發出如此多樣的生命力。 

而研發出的新品種,也讓人訝異。我想起,也羨慕起那現在不知在何方的,愛當喬太守,將非洲蓳亂點鴛鴦譜的前同事。她與非洲蓳的世界,可能超過我們所想像的,而且蘊含無限可能。 

當我陶醉其中,開始幻想自己成為綠手指,並擁有一室芬芳的花園時。一張明顯是隨手撕下來,大約是食指大小的小紙條,像一隻小蝴蝶,從書裡掉了出來。 

是前一位借閱者閱讀時拿來當書籤的紙條嗎?隨手撕一張小紙條,放在自己還沒讀完的書裡,對於這所以理工聞名的大學學生來說,我覺得應該不難想像。 

但是拾起一看,上面簡單的寫著幾個字:認養非洲蓳嗎,請洽#4782,工三館。(……待續)

全站熱搜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