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暢銷排行榜第一名,火紅熱賣
◎魅力狂掃韓國、美國、法國等二十餘國暢銷榜
◎真實故事已改編搬上大銀幕
◎《紐約時報》大篇幅專題報導


兩個句子中間的句點——這是用來形容爸爸揍我之後的處境。我需要在他決定我怎麼活之前,趕快逃離這裡,過我自己的人生。在那棟處處上鎖的房子裡,我只是隻人形天竺鼠。先是鎖門、然後是錄音,現在是全然的靜默。再也沒有人和我說過一句話,只有我養的貓還陪在身邊。而我,最恨的就是孤獨。

有天晚上,我偷聽到爸媽在討論要將我送走,但沒有說是哪裡。我腦袋一片空白,只覺得自己又回到小女孩的年紀,一個人在黑暗的房間裡呆若木雞,只因為覺得床底下有隻怪獸,所以一直陷在驚恐狀態中(現在也一樣)。而在我的版本中,惡魔就在隔壁房間,策謀著某種不能說的祕密。如果我在被送往少年拘留所的路上逃跑,他會怎麼想?就這樣,我度過了生命中最黑暗、漫長的一夜。

七月的某一天,彷彿突然放晴,媽媽要我明天到瓜魯亞港去。我嗎?在這樣瘋狂的情節之後,他們還要送女兒去海邊玩嗎?我突然有所領悟,部分是因為媽媽的沉默,這決定並不是同情的象徵。爸媽真的在計劃一些我的事情,所以不希望我在家。

你可以想像爸爸只給我五十塊錢過兩週嗎?沒關係,我可以去住朋友家,但這樣還是不夠支付一天的花費。結果真的不夠。我不想拿任何人的錢,即使他們願意借我也不要,我突然想到可以用身體換取金錢。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這種念頭,但想到就做。有天晚上我一個人跑出去,沿路對著單身男子拋媚眼。只要有人走過來,我就會告訴他我是妓女,想要和我做愛就付錢。好幾個男人停下腳步,有些甚至向我走近,但我根本沒有勇氣開口。這不是我想要或者知道怎麼做的事,我根本不懂該怎麼出賣自己的身體。最後我只好放棄,和一個愛慕我的男孩借錢。他給了我一百五十塊錢後說,「有能力的時候再還我。」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旅行回家的我真的很開心,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但我不懂為什麼自己開心喊著「我到家了!」時,爸媽盯著電視的眼睛連動都沒動。媽媽又不和我說話了。雖然我很在意爸爸再也沒有用正眼看過我,但從此聽不到媽媽用溫柔的聲音叫我「女兒」,卻等於是判了我死刑。我再也不要經歷這樣的處境,再也不要。

連續幾天都是令人不安的靜默。不論如何,他們對我已經有了想法,可能是送我到寄宿學校,或是放棄監護權趕我出去之類的,我並沒有守在一旁試著發掘結論,我已經沒有時間了。我開始買報紙看分類廣告,也因此認知到自己的經驗缺乏,將是謀生的嚴重障礙。對我這樣的女孩來說,全部的可能性都指向同一條路,所以我開始依循報紙上對十八到二十五歲、想賺取一千巴西幣週薪的女孩所登的徵人廣告,展開自己的特種行業朝聖之旅。

我參觀了按摩院、妓院甚至夜總會。二○○二年十月八日,距離我滿十八歲只有二十天,我鼓起勇氣告訴爸爸我準備離家找工作。他再次重申不會給離開的我一毛錢,然後問我想要如何謀生。我依然無可救藥的天真,雖然已經決定背叛他,還是告訴他,我準備去做專業按摩師。那時我很相信自己講的話,因為廣告內容就是這麼寫的:按摩。我去看過的店有個女孩說,純按摩是一個價錢,如果客人想要性服務,會另外付費。我準備只做按摩的工作。毫不意外的,爸爸開始火大,我已經準備好再次挨揍了。

沒想到迎面過來的不是拳頭,而是迷惑又不知所措的聲音。他開始和我說話。很失望,沒錯;生氣,當然。不過爸爸真的試著和我談心,雖然他一點也不擅長做這種事。我繼續誠懇又天真的說,「爸,那只是按摩,不是性交。我不會和人做愛,我只是要幫客人按摩而已。」我這輩子從沒聽他說過這麼多,尤其是家裡最近實施了「沉默的懲罰」,那天晚上他不停的傾訴,全都是為了說服我不要離開。我靜靜的聽著,這樣的沉默徹底激怒了他。你這個小賤人……妓女……他像放連珠炮似的罵著,好像連換氣都嫌多餘。

終於他筋疲力盡,我們的談話也在他對我宣判死刑(或是期待)後進入尾聲。「所有的妓女都會得愛滋病。我很遺憾妳將會因為愛滋病死在艾米里歐醫院裡。」很好,如果自由的代價是變成妓女,那就是我要做的事。如果做妓女意謂著死亡,那就去死吧。


敬請期待寶瓶文化即將出版的新書《蠍子的甜蜜毒藥——巴西第一名妓真實告白》

Aquarius06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